第十二届金漆奖榜单

“金九银十”限电令再升级,涂料企业旺季难“旺”?

正值“金九银十”的传统旺季,涂料行业却迎来多重“暴击”。企业刚熬过了8月的疫情反弹后,原材料涨价的声势还没降下去,高强度的限电令又来了。

自8月份国家发改委对全国9个地区能耗“双控”亮起了红灯,重点点名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等9省后,全国多地开始对限电控能举措加码,拉闸限电。

措施升级,限电变停电

随着年终“大考”的临近,江苏、广东等化工大省为尽快改善能耗问题。对辖区内化工企业限电措施再次收紧,部分市区“限电”变“停电”!

广东:继广东电网9月16日执行“开二停五”用电方案后,9月22日,佛山、中山、广州等地有企业收到“开一停六”的通知;在台山,直接要求9月22-26日,白天停产;在东莞厚街,更是要求全时段停止工业用电,停产一周……

“金九银十”限电令再升级,涂料企业旺季难“旺”?

江苏:在“开二停二”的基础上,江苏省部分市区限电措施也再度升级。江苏泰州兴化、南通等地先后发布通知称,所有工业企业必须停产停电到位,预计停电期限到10月8日24时。

山东:据日照供电公司预警公告显示,山东全省煤炭供应不足,日照每日存10-20万千瓦用电缺口,主要发生时段在15:00-24:00,缺电时间延续至9月底,限电措施启动。

“金九银十”限电令再升级,涂料企业旺季难“旺”?

安徽:全省能源保供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消息:全省将出现电力供需缺口,9月22日预计全省最大用电负荷3600万千瓦,电力供需平衡存在约250万千万缺口,供需形势十分紧张。决定于9月22日起启动全省有序用电方案。

陕西:陕西榆林市发改委发布能耗双控目标,新建的“两高项目”不得投产,已投产的“两高”项目,在上月产量基础上限产60%。其他“两高”企业实施降低生产线运行负荷、停运矿热炉限产等措施,确保9月份限产50%。

有相关的报道称:从今年5月以来全国多省开始限电,7月后限电范围迅速扩大,目前已涉及11省。据中外涂料网不完全统计,除上述地区中秋节后限电令再次升级外,此前云南、青海、宁夏、广西、四川、河南等地也曾先后发布过“开二停五”的限电措施。

相较以往,这次的限电范围更广、时间更长。错峰用电不再是“开五停二”“开四停三”,而是“开一停六”,甚至是一周全停,让不少化工企业“措手不及”。

“原料涨价就算了,好不容易拿了点原料,又来一波限电限产。”、“最近珠三角制造业现状:开二停五,中秋休三,回来再停三五天,国庆节又来了。”……部分原材料企业负责人对中外涂料网表达了当前的“窘境”。

供需失衡,涂料原材料保续高景气

在限电限产的政策推动下,多种大宗商品产品价格均维持在高位。自9月份以来,钛白粉、有机硅、环氧氯丙烷、环氧树脂、环氧丙烷等多种涂料原材料价格继续上涨。例如,作为国内钛白粉主要产区之一的广西,近期就有多家钛白粉企业受限电影响减产30%-50%,多家企业发函涨价。

“金九银十”限电令再升级,涂料企业旺季难“旺”?

广西金茂钛业:9月18日发布调价函称,即日起,钛白粉产品销售价格在原来的基础上统一上调800元/吨。

据中外涂料网不完全统计,月初以来,已有十几家钛白粉企业发函调涨,国内最高上涨1000元/吨,海外最高调涨200美元/吨。这其中不乏龙佰集团、中核钛白、石原等海内外钛白粉巨头,也包括惠云钛业、安纳达等A股上市公司。

“金九银十”限电令再升级,涂料企业旺季难“旺”?

今年以来,钛白粉企业多次调价,除中核钛白年内7次涨价外,大多数钛白粉企业年内已经调涨8轮,国内最高上涨超过7000元/吨。受益于原材料高度景气,中核钛白在9月23日发出预增公告,预期2021年前三季度盈利最高增长220%。

“金九银十”限电令再升级,涂料企业旺季难“旺”?

此外,能耗双控的政策下,9月初环氧氯丙烷大厂江苏海兴停产,导致市场上产品价格从16000元/吨飙升至20000元/吨以上;多家环氧树脂企业封盘,液体树脂市场价接近40000元/吨;环氧丙烷市场整体开工较低,出厂价在17000-17600元/吨。

就化工市场而言,近期面临政策严控,叠加大厂即将到来的秋季检修,大宗工业品的供给量变得愈加困难。钛精矿方面,四川攀西地区钛精矿继续价格上调。云南地区钛精矿受环保影响,现货供应较为紧张,厂家多交付前期订单。受疫情影响,进口钛精矿供应也持续紧张,中小矿商钛精矿有所惜售。大宗商品、原矿价格的上涨也为涂料原材料价格继续上涨在成本端提供了支撑。

增效降本成发展关键

牵一发而动全身,限电令收紧对处于化工产业链下游的涂料企业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在“金九银十”的传统旺季,本就货源紧缺,叠加限电令下开工率降低,导致涂料企业面临着原材料短缺、涨价以及限电限产的多重压力。

有行业人士表示,此次限电将对国庆及第四季度的整个交期和生产产量造成影响,涉及到客户交期违约,如果不能按期交付订单,将加大企业的成本开支。

中外涂料网观察到,虽然企业采取了一系列的积极措施,但仍难以抵消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今年上半年涂料企业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已经凸显。从年中报数据来看,国内各大上市涂料企业上半年毛利率整体出现下滑,其中三棵树亚士、金力泰毛利率分别下降13.43%、11.45%、12.5%。

此外,9月上旬,全球涂料巨头PPG、宣伟先后宣布下调今年第三季度的销售额预期,原因是供应链中断拖累了销售,原材料成本上升损害了利润。龙头企业尚且如此,中小型涂料企业的经营压力可想而知。

另一涂料巨头阿克苏诺贝尔首席执行官Thierry Vanlancker早前也曾发出建议,“如果你在未来有家装需求,现在就应上车去买油漆。”在最新的投资者报告中,阿克苏诺贝尔表示,2021年下半年涂料价格还将大幅上涨。

种种迹象显示,扰乱大宗商品市场并推动原材料价格高涨的供应紧缺问题,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得到缓解。在上游原材料景气度向上,需求不断提升而新增供给有限的背景下,涂料企业在成本端的压力还会继续加剧。

涂料行业资深观察员王大为认为:全球疫情肆虐下,国外企业把订单重新转移回国内,使得国内制造业过去几个月基本都在满产满销,用电量激增,导致当前电力资源紧缺的局面。另外,严格的限电控产措施也有利于淘汰落后产能,避免企业在过热的市场需求下进行盲目扩张,让其有动力去增效降本,加速产业升级,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长远目标。

市场不同情弱者,优胜劣汰也是市场经济的自然法则。同样的市场环境下,涂料企业想办法适应这样的经济周期,主动增效降本,提高抗压能力,想办法活下去,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中外涂料网)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路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