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克节能

人均产值50万美元!百色熊位列世界涂料前十凭什么?

在中外涂料网日前发布的《2021年世界十大涂料企业排行榜》(Top 10 CoatingsEnterprises In The World)中,百色熊是一个特别的存在。BEHR(百色熊)作为世界500强、全球最大的品牌家居消费品制造商之一Masco(马斯科)旗下子公司,是北美家装市场领先的涂料供应商。在排行榜中,百色熊2020年营收约30.52亿美元,仅以0.94亿美元的微弱差距领先亚洲涂料,位列世界第九。

人均产值50万美元!百色熊位列世界涂料前十凭什么?

《2021年世界十大涂料企业排行榜》(Top 10 CoatingsEnterprises In The World)以“销售为王”,不掺杂其他主观或商业化指标,其营收增幅、市占率、净利润、净利润增幅、净利润率、人均销售额、区域占比等,仅作为分析研究企业现状、发展、战略、投资等不确定因素的对比与参考。

营收增长12%达30.52亿美元

百色熊作为马斯科旗下子公司,隶属于马斯科集团建筑装饰产品部门,该部门主要包括建筑涂料,包括油漆、底漆、特种涂料、着色剂和防水产品,以及油漆涂敷器和配件。其中,建筑涂料的净销售额分别占马斯科集团2020年、2019年和2018年持续经营的综合净销售额的33%、31%和30%。

从中外涂料网统计的营业收入来看,只有宣伟、立邦、百色熊、亚洲涂料4家企业2020年销售收入实现了增长。2020年马斯科建筑装饰产品部门(主要以“百色熊”为主)营收约30.52亿美元,同比增长12%。马斯科表示,2020年,装饰建筑产品板块的净销售额增长了12%,主要得益于涂料和其他涂料产品的销量增加。2020年,装饰建筑产品部门的营业利润主要得益于销售额的增加,以及成本节约举措,包括采取措施减轻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以及商品成本的降低。

马斯科在年报中提到,2020年,在装饰建筑产品部门,凭借我们的领先品牌百色熊,以及我们强大的渠道合作伙伴关系,利用DIY涂料项目强劲的复苏,使这一最终用户领域的全年增长率超过20%。虽然专业油漆业务比上一年略有下降,但我们的需求在年底有了实质性的改善。随着专业承包商越来越多地重新进入房屋和建筑物为客户服务,我们预计2021年专业油漆需求将继续。我们的建筑商硬件业务在2020年也受益于消费者需求的增长,并通过实现稳健增长为该部门的业绩做出了贡献。

人均产值超50万美元 成为最牛团队

人均产值是衡量一个企业创造效益能力的重要指标。尤其在制造业,人均产值是评价管理效益的基础数据,在绩效考核中,也是重点关注的数据之一。它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一个企业制造和管理的先进性。

人均产值50万美元!百色熊位列世界涂料前十凭什么?

从人均产值来看,百色熊、亚洲涂料、立帕麦位居前三位,分别为50.03万美元、38.92万美元、37.67万美元,平均一人一年销售超50万美元,百色熊无疑是最牛团队。

收购Work Tools 提升竞争力

当下的涂料市场,行业与业务的区隔已越来越模糊,单纯的扩张已不能满足巨头们的欲望,。通过优势资源整合,实现技术进步,提升企业经营效率。并购已成为头部企业快速占领市场、做大做强的一条重要途径。中外涂料网注意到,2020年,百色熊母公司马斯科完成了对Work Tools International的收购,并将其作为百色熊的附属公司运营。

Work Tools是一家服务于家用和专业用户的领先的高品质精密油漆刷、滚筒和微型滚筒制造商,旗下拥有WHIZZ®和Elder&Jenks®两个品牌。其产品目前在全国和区域性家装和五金零售网点有售。

马斯科认为,Work Tools的文化、服务模式和创新能力,符合马斯科的核心价值观和使命;收购Work Tools,将推进百色熊的产品邻接战略,使百色熊的业务进入上涂用品类,并未公司业务在2021年保持强增长提供动力。

人均产值50万美元!百色熊位列世界涂料前十凭什么?

目前,百色熊的业务主要分布在北美和欧洲。作为区域性领先企业,百色熊营业网点和公司已遍布了美国各州市、加拿大、墨西哥、中国、智利和印度等国家。公司旗下拥有8个生产基地,11个仓库和分销。在涂料领域,百色熊的竞争对手包括大型美国和国际品牌,如本杰明摩尔,PPG,宣伟,威士伯,RPM等公司以及许多地区和其他国家品牌。百色熊认为,品牌声誉是消费者选择的一个重要因素,而涂料行业的竞争也主要基于产品特点和创新、产品质量、客户服务、产品供应范围和价格。

对于百色熊而言,能否继续稳坐世界前十,还面临着诸多企业挑战。除了与百色熊仅有0.94亿美元微弱差距的亚洲涂料外,连续收购多家涂料企业的海虹老人、佐敦等企业势头很猛,势必会给百色熊继续上榜带来不小的威胁。这份榜单明年的排名会不会发生变化,百色熊能否上榜,还有诸多的不确定性。

看涂料江湖,风起云涌,谁主沉浮,我们尚需坐观其变。(中外涂料网)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雷达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