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届金漆奖榜单

又一千亿地产巨头倒下,460亿债务压身,50个楼盘烂尾

房地产市场的寒冬,仍在继续。

随着楼市调控政策的不断收紧,房企们的日子愈发难捱。特别是在今年,随着三道红线的出台,融资环境不断收紧,高杠杆下潜藏的问题瞬间爆发,恒大也未能幸免于难。

不久前,早已暴雷的华夏幸福发布公告,提出重组方案,债务有望清偿。总体来看,华夏幸福卖出资产750亿,出售资产带走债务500亿,现金兑付570亿,几乎解决了大部分债务问题。加之引入战略投资、配合政府进行的重组工作,华夏幸福有望重获新生。而在另一边,同样因为负债问题而暴雷的泰禾集团,日子恐怕就不那么好过了。

1965年,黄其森出生于福建。年少时,黄其森便展现出了过人的头脑,15岁那年被清华大学录取,毕业后进入福建省建行工作。随着房地产市场的日渐火爆,黄其森辞去了原本的工作,于1996年创办泰禾集团,主营房地产业务。

又一千亿地产巨头倒下,460亿债务压身,50个楼盘烂尾

在福州一路顺风顺水的黄其森,很快便不满足于本地市场。2002年,随着泰禾集团的高速发展,黄其森毅然北上,率领泰禾集团进京,剑指高端别墅市场。依靠“运河岸上的院子”这一项目的成功,泰禾集团引领了一股中国风别墅的潮流,也成功在京城站稳了脚跟。

2009年,泰禾集团成功跻身中国房地产企业20强;2010年9月,泰禾集团通过重组福建三农,成功借壳上市,正式踏入资本市场。上市,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资金,有了资本做支撑,黄其森带领泰禾,将北京的“庭院”系列迅速复制到杭州、深圳等一线城市。

又一千亿地产巨头倒下,460亿债务压身,50个楼盘烂尾

自2013年起,泰禾集团进入了疯狂拿地阶段,并由于多次溢价抢地,获得了“地王收割机”的称号。2017年7月,泰禾集团以近60亿的价格拿下了北京孙河的一块地皮。相较于出事保价,最终成交价的溢价率高达50%,意在打造“北京院子”二期项目。

同年,泰禾集团进入了高光时刻,年营收突破千亿,正式踏足“千亿地产俱乐部”。2018年,正当房企人人自危之时,泰禾集团再次突破新高,创下了年营收1380亿的记录。凭借在地产行业的优异表现,2017年8月,黄其森当选为福建省总商会副会长。

虽然泰禾集团的发展看似顺风顺水,但却也埋下了很大的隐患。2017年,房地产政策开始收紧,数百家房企破产倒闭。而正当全行业陷入危机之时,黄其森却将其视作了良机,开始大肆并购和扩张。2017年,泰禾集团在济南、杭州斥资21亿收购3处资产。

2018年,北京院子二期项目正式开盘,尽管单套叠层别墅的售价已经超过了2000万元,但却依然没有让富人们停下脚步,刚一开盘便被抢购一空。然而,如此火爆的预售,却迟迟等不到网签的到来。随着外界的质疑声愈演愈烈,监管部门也开始对泰禾集团展开调查。

2019年3月,朝阳房管局发布公告,泰禾集团监管账户内的80亿元资金被擅自挪用,导致北京院子二期项目由于工程款不到位,整个项目陷入停滞。2020年,更是爆出了北京院子二期项目无证销售数十套住房,泰禾集团违规收取近13亿元预付款的事情。

随着事件的曝光,泰禾集团的资金问题,才真正暴露出来。不仅是北京院子一处项目,泰禾集团名下多出项目均因资金问题迟迟未能动工,成为了烂尾楼。据统计,泰禾集团约有50个地产项目面临烂尾,购房资金被转移,建设工程款未能到账。其中,位于太原的金尊府项目,5000套全部售出,却已烂尾3年,至少需要30亿资金才能完成修建。

又一千亿地产巨头倒下,460亿债务压身,50个楼盘烂尾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自2019年传出泰禾集团资金链断裂的风声以来,泰禾集团再也没有从金融机构手中借到一分钱,债务展期也是少得可怜。华夏幸福之所以能够重生,至少还有足够的资产去变卖,而泰禾集团名下,能卖的早就卖了,剩下几乎都是无人问津。

不久前,泰禾集团发布中报,2021上半年实现营收6.6亿元,同比下降约73.1%;归母净利润亏损约8.5亿元,同比增长46.1%,高于2020年行业平均归母净利润增速63.9个百分点。而在债务方面,泰禾集团资产负债率91.8%,超过2020年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12.7个百分点。截至中报披露日,泰禾集团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为464.66亿元。

濒临破产的泰禾集团,最终被万科接管,等待被重组的命运。有趣的是,2017年,就在黄其森喊出2000亿销售目标之时,万科主席却在郁亮却在高呼“活下来”。

文章来源: 国建施工          责任编辑:陆虎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