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届金漆奖

涂企生死劫,究竟谁劫了谁?

疫情之前的2019年,语飞来曾在一文章中指出,涂企拐点已至,龙头企业布局扩张,产业集中度加快提升,竞争两级分化,市场博弈加剧。

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多的疫情,原材料疯涨、地产爆雷、双碳目标等叠加影响下,涂料行业大洗牌,风险涂企加速出清,注意高质量发展,强者恒强的态势已然出现。

涂企生死劫,究竟谁劫了谁?

作为曾经比较有“油水”的行业,涂料企业2021年大面积出现亏损,几家本来发展势头良好的上市企业出现首亏,利润承压,哀鸿遍野。

生死劫局,究竟谁动了奶酪,谁劫了谁?

1

罪魁祸首,当属原材料涨价,而且涨得涂料企业“头晕眼花”,怨声载道。

自2021年至今,据中外涂料网统计,国内外钛白粉龙头企业已经涨了至少10次以上,龙佰集团2021年10连涨,2022年始又连涨2次。乳液龙头企业去年涨了至少5次,今年开始又连涨2次。

沥青、SBS、聚酯胎涨幅超过30%,乳液涨幅超过40%,固化剂增幅超过50%。一知名涂料在涨价函中提到。

涂企生死劫,究竟谁劫了谁?

3月2日中国建筑防水协会发布《关于工程防水材料质量风险提示函》,更是给出了主要原材料涨幅列表。3月7日中国涂料工业协会发布《2022年首次中国涂料行业利润预警》,3月15日广东省涂料行业协会发布《2022广东省涂料行业经营性风险等级警示》。行业组织齐齐发声,说明行业已经面临极为严峻的形势。

“如果有人明确告诉我原材料价格会涨成这样,我现在就把厂关了!或者早早囤些原材料,或许能度过这漫长的行业寒冬!”一位涂料圈的好友这样对我说,“压力很大,现金流崩得很紧。”

2021年年度报告,上市化工原材料一片飘红,盈利超过100%都太常见。与涂料企业相比,业绩的确是冰火两重天,一个天上一个人间。

2

涂企面对的,还有另一个不得不直面的地产爆雷。

作为与地产企业关联高度紧密的行业之一,不少上市企业被波及。

面对前所未有的行业调控,以及债务危机,许多房企纷纷采取多种方式进行补救自救,应对现金流压力。但不可避免的,化解不了问题的房企则出现“躺平”赖账现象。

涂企被迫计提坏账、被逼被地产企业以房抵债,被购买房,现金流告急,打乱了发展节奏。

而通过诉讼,对合作地产企业进行风险评估,减少垫资行为,加大回收账款力度。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涂企也在改变与地产企业的合作方式。

3

由于终端消费者需求不足,涂料企业涨价却难以传导到下游,导致涂料企业之间恶性竞争。
某企业负责人表示,订单减少,从而导致竞争加剧,价格战激烈。与此同时,生产、服务研发、供应链等各方面成本却不断上涨,导致利润一降再降。

3月21日,广东德丽雅新材料有限公司官方发布申明指出,一段时间以来,有个别公司及人员在我公司客户群体及市场恶意中伤我司,散布不实谣言及虚假信息。

涂企生死劫,究竟谁劫了谁?

具体如下:1、“德丽雅”已倒闭,已经停止发货;2、某某厂为“德丽雅”的分厂;3、某某品牌为“德丽雅”旗下品牌。

针对此恶意、不正当竞争行为,德丽雅郑重申明:广东德丽雅新材料有限公司一直合法经营、规范生产,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及排污许可证,一直处于正常生产经营状态。公司唯一生产基地位于广东省韶关市翁源县翁城镇华彩新材料产业园(公司自有生产基地),无任何分厂和代工厂。公司只有三大自主品牌:“德丽雅”、“美致莱波雨”和“涂之乐”,除此之外无其它品牌。

涂企生死劫,究竟谁劫了谁?

“企业太多,太分散,同质化太严重,那么就形成恶性竞争,这就是为什么上游人涨价,我们涨不了价,很多企业表面上发的涨价函实际上也涨不了,涨价之后还会变相打折回去。”中国建材股份执行董事、副总裁王兵在国际涂料大会上一语道出了涂料企业面临的窘境。(详情参阅《剑指涂料变与守!王兵的锋刃与进退》)

4

青春有几年,疫情占三年。

疫情导致的停工停产、消费需求低迷、物流运输受限、经营停滞等等问题,深刻影响了整个行业。

近期全国疫情又多点爆发,各地严格施行防疫管控政策,物流车源紧张,材料发运困难,又给涂料企业带来多重难题。东方雨虹旗下北京虹运基辅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岳阳营运部在全员“找车”激励方案中指出:所介绍车辆成功签约且完成承运合同,给予200元/台的奖励。

涂企生死劫,究竟谁劫了谁?

涂料企业生产经营遇到困难远远不止这些。有的战时“存粮”不足,资金是第一大问题。如果再因合同纠纷导致存款冻结、银行贷款受阻,对企业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银行贷款利息、其他融资利息、工厂停滞期的各项费用,都严重蚕食了企业利润。

据中外涂料网调查,涂料企业当前面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停工停产带来不同程度的损失,原材料等供应链供给跟不上;二是市场需求一定程度上出现萎缩,订单执行延后;三是有资金需求却面临融资难。

然而,值得涂料企业注意的是,虽然利润比往年下滑,但涂料企业普遍营收增加,说明涂料的基本需求面依然有较大的市场,就是需要在盈利方面提升。

此外,地方政府纷纷出台纾困中小企业的措施,减税降费,加大和鼓励企业向专精新特方向发展,推动银行对中小企业的纯信用贷款等等,提振企业发展信心。

而行业内上百家涂料企业近期内集中上调了产品价格。同时,不少企业也在通过扩大储备、联合集采等策略降低原材料成本,行业整体的盈利水平有望得到一定修复。

究竟谁劫了谁?有人说,2022年涂料企业在渡一场劫。语飞来认为,行业洗牌后才能孕育更好的生长。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雷达

(0)
上一篇 2022-04-06 15:32
下一篇 2022-04-06 17:01
中外涂料网多媒体直播平台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