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漆奖

总市值从2.25倍到被反超,东方雨虹最可怕的对手浮出水面!

总市值从2.25倍到被反超

1月15日收盘,东方雨虹股价17.81元/股,下跌1.93%,总市值下跌至448.53亿元;北新建材股价27.51元/股,上涨5.81%,总市值上涨至464.92亿元。

一跌一涨间,自2018年10月股灾之后的五年多时间以来,东方雨虹总市值首次被北新建材超越!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反超是在东方雨虹总市值曾达到北新建材2.25倍的基础上实现的——

2021年6月1日收盘,东方雨虹总市值达到惊人的1554.13亿元,而北新建材则为746.98亿元,前者总市值为后者的2.08倍!

13个月后的2022年7月4日收盘,东方雨虹总市值1302.03亿元,北新建材则为578.83亿元,前者总市值为后者的2.25倍!

同为建材上市公司五朵金花,同样面临市场寒冬,却实现总市值大幅落后之下的惊天反超,北新建材,这个东方雨虹最可怕的竞争对手,终于褪去斯文,秀出了肌肉和獠牙。

关于李先生减持

1月13日,东方雨虹董事会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减持股票预披露公告》(2024-007)。

公告宣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卫国计划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036.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不超过2.00%),减持所得资金将用于履行持股计划兜底补足承诺。

同时,公告宣称,本次减持计划的实施不会改变李卫国先生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坚定信心和对公司长期价值高度认可,李卫国先生将一如既往与公司全体员工一道恪尽职守、砥砺前行,全力推进公司高质量稳健发展。

对于这个公告,普遍的意见认为是利空,至少市场情绪层面是这样。

言语偏激的声音照例很多:

《东方雨虹,又开始割韭菜了》

《“杀猪盘”自家员工后,李卫国的承诺让股民来买单?》

《“常德首富”卖东方雨虹套现9亿,为员工兜底还是变相减持?》

诸如此类文章的点击量都很高,“知道你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是人之常情。

大隐照例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第一,关于李老板减持的目的,公告的解释是可信的,不会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算计图片。

第二,减持兑现兜底承诺这件事,既不要妖魔化,也不要高尚化。兑现承诺是唯一的选择,没有任何可商量和解释的余地。

第三,减持2%的股份,满打满算,套现很难超过10个亿,而持股计划实际的兜底损失超过18亿元。这也意味着,李先生还额外需要动用私房钱(或友情借款),要么协商分批兑现;如果是后者,大概率是先兑现骨干员工,后兑现中高层员工,无非如此。

第四,原计划中首选的引入战略投资(转让5%股份)方案,显然因为股市进一步恶化而告吹。或许,李先生有两层考虑:其一,当前形势下,执拗于引入战投,势必面临打折甩卖。与其这样,不如赌一下大宗交易方式,通过博取同情和争取理解的种种幕后努力,损失或可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其二,引入战投转让5%股份,会进一步削弱李卫国控股股东地位(当然,可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解决此忧),持股比例下降势必增加逼近质押平仓线的风险,如果出现股价异动,后果不堪想象。因此,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2%股份,算是相对理性的方案。

总市值从2.25倍到被反超,东方雨虹最可怕的对手浮出水面!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

第五,关于李先生减持一事,专业人士也有说法。与大隐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东方雨虹实控人‘兜底式减持’,我认为这种行为可能会对公司的形象和股价产生一定的影响。实控人作为公司的重要股东,其减持行为可能会引发其他投资者的担忧和不确定性,尤其是在减持过程中还涉及‘兜底式’的承诺,这可能进一步增加了公司的财务风险。如果股价因为实控人的减持而进一步下跌,这可能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

反思:敬畏大势

如果没有这几年的地产债务危机,或许东方雨虹的市值故事会是另外一个版本。

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也没有“我以为”。

有一点要明确——地产债务危机是灰犀牛不是黑天鹅。

从2020年8月20日“三道红线”发布,到次日中国恒大(03333.HK)股价应声下跌14.4%,再到2021年9月地产企业开启债务曝雷接力,中间经历了整一年时间。

正是在这一年间,东方雨虹陆续发布了22个基地建设公告,开启了2021员工持股计划,喊出了市值一千亿美元的豪言壮语。

大有践行丘吉尔“永远不要浪费每一次危机”名言之势,主打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

总市值从2.25倍到被反超,东方雨虹最可怕的对手浮出水面!

事实证明,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企业的时代。在时代的大腿面前,我们的细胳膊随时会被扭成麻花。

此处,大隐想到了老子的“无为”。

市值:阿喀琉斯之踵

几乎没有上市企业不在乎市值,所谓的“市值管理”虽不合规,众人却乐此不疲。

北新建材恰恰属于少数不怎么稀罕市值的上市公司之一。一方面,它自有资金雄厚,加上所有权性质,质押股票融资的需求没有那么旺盛;另一方面,市值高低与员工利益几无关系。从这个角度上讲,北新建材董秘岗位的工作强度是比较风和日丽的。

2023年12月29日,北京建材董事会公布了“2023年限制性股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涉及激励对象347人。即便如此,北新建材对市值的依赖和在乎程度,依然不会太高。

而对于东方雨虹而言,不管其承认与否,其增长模式对市值的高依赖性却是不争的事实。一旦市值大幅滑坡,增长逻辑便面临南墙。

为市值而战,与遵守市场规律之间,会同频共振吗?在大隐看来,很难做到二者兼顾。

历史上,几乎90%的枭雄都不是败在竞争对手的硬实力上。

现金流:走得更远的试金石

众所周知,现金流量是企业健康经营的重要指标。

宁高宁和宋志平,是央企优秀管理者中的两面旗帜。早在2003年4月,宁高宁就认为“没有现金流的生意,无论表面看来多诱人,一定不是好生意。”

总市值从2.25倍到被反超,东方雨虹最可怕的对手浮出水面!

宁高宁还认为:“从根本上来看,一个不能有效管理内部现金流的企业,无论它表面规模多大,一定不是一家好的企业。”

“通过牺牲企业现金流来达成资产增值、营业额增加、盈利增加的目的,这样的企业可能在短期内产生虚假的兴旺,但最终一定会因为现金流的不足而引起业务的衰落,甚至很多时候会危及生命。”

从长远来看,现金流比利润更重要。

其一,现金流量是企业运营的生命线。如果企业的现金流量不足,将会面临资金短缺、无法偿付债务、停业等严重后果。

其二,利润不等于现金。因为盈利还需要扣除非现金成本和支出,例如折旧、坏账损失、股权奖励、减值损失等。同时,企业还需要考虑资本支出、还款本金和支付利息等现金支出。因此,即使表面上盈利,也不一定意味着现金增加。

其三,现金流量影响企业的偿债能力和财务稳定性。

现金流数据萎缩,是当下大部分上市建材企业的通病。比较东方雨虹和北新建材近两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高下立现。

总市值从2.25倍到被反超,东方雨虹最可怕的对手浮出水面!

当然,东方雨虹也意识现金流数据难看的“差评”风险,面对一众机构信誓旦旦,且让我们看其2023年报数据表现吧。

时间和定力:东方雨虹的敌人

面对地产雪崩,东方雨虹在非常努力地转型。

客观讲,东方雨虹的转型是迅猛且卓有成效的,体现了东方雨虹战略决策能力和落地执行能力之强悍。

转型的主战场主要呈现于民建业务板块。

通过丰富产品矩阵、积极拥抱互联网+、深耕渠道网络、加强会员运营等手段,业绩总的增速是可观的(见下表)。预计,民建集团2024年的增长目标将在30%-40%之间。

总市值从2.25倍到被反超,东方雨虹最可怕的对手浮出水面!

张志萍确实是一个铁娘子。

面对大势,企业经营者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战略选择。对于东方雨虹而言,转型的敌人有两个。

第一个敌人是时间。民建业务成为真正的救命稻草和增长引擎的话,在保持目前超高速增速的前提下,可能还需要3年时间。但资本是最猴急和善变的,不会像青梅竹马的姑娘,守身如玉等你金榜题名、衣锦还乡来。

第二个敌人则是战略定力。如果转型发力过猛,导致多元化过度蔓延,难说不会遭遇流动性危机和不应症。传言东方雨虹在调研进军石膏板产业的可能性,在并购无望的情况下,已初步计划投资建设三个基地;又有传言说东方雨虹在接触水泥企业,商谈收购的可能性;甚至还传出其试图收购管材上市公司的传言。如果这些传言之事真有过发生的话,大隐也只能敬你是条汉子。

总市值从2.25倍到被反超,东方雨虹最可怕的对手浮出水面!

这边来看北新建材的“一体两翼”,战略重组嘉宝莉虽然估值偏高,但结合看对赌条款和资本市场反应来看,几乎就是A+的操作。从掌门人更替体现出的战略决心和对两翼体量的踌躇满志来看,不仅是总市值超越东方雨虹,恐怕完成年度营收的超越,貌似就在两年之内。

文章来源: 大隐于水先生         责任编辑:雷达

(0)
上一篇 2024-01-17 10:07
下一篇 2024-01-17 11:40
金漆奖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