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漆奖

保立佳,去哪了?

国内建筑乳液龙头保立佳,似乎酝酿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革。

 

01
保立佳,去哪了?

“因经营发展需要,已搬迁至新办公地址。”6月13日,上海保立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立佳”)一纸公告,官宣了公司办公地址的变更。

保立佳,去哪了?

保立佳,去哪了?

具体信息显示,上海市闵行区中春路1288号33幢,成为保立佳总部的新住所。

而此前保立佳5月7日公告,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换发了《营业执照》,公司住所在上海市奉贤区泰日镇大叶公路6828号。

仅一个多月,保立佳就从奉贤搬到了闵行的新家。

百度地图与相关搜索显示,上海市闵行区中春路1288号与闵行科创园地理位置重合。该园区是金地商置旗下的产业园区,距离上海城市副中心——莘庄仅约3公里,坐拥多条主干道和地铁线路。

保立佳,去哪了?

招商资料介绍,该园区位于上海市南部科创中心核心区,大紫竹科技创新功能区,享受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政策优惠,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智能机器人等5大重点产业,致力于打造自主创新、产学研一体、互动循环的新型高科技产业发展平台。该园区还引进了一批世界500强、优质外资及上市企业,为入驻企业提供了良好的产业生态和合作机会。

新的环境,能让保立佳焕然一新吗?

 

02
保立佳,要去哪?

2024年,一切迹象表明,保立佳会有大动作。

5月24日保立佳公告,为贯彻落实公司经营策略,降低生产运营成本、便于统一管理,提高经营管理效率,公司决定对全资子公司烟台保立佳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烟台保立佳”)实施搬迁、停产。

保立佳,去哪了?

烟台保立佳2023年营业收入约5.15亿元,占保立佳总营收的22.68%。保立佳表示,烟台保立佳工厂搬迁暨停产事项对现阶段公司日常生产经营及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影响,但会产生相应的搬迁费用、处置损失费等。

为保证公司子公司业务的连续性,烟台保立佳原布局华东地区主要业务由公司全资子公司安徽保立佳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保立佳”)承接。安徽保立佳作为以水性丙烯酸乳液生产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华东地区生产基地,其一、二期设计年产能为44万吨,另外安徽保立佳的区域位置对辐射烟台保立佳原有销售范围处合理运距内,能够平稳过渡搬迁期间业务的开展。

公司计划将烟台保立佳的设备按照账面净值转让给安徽保立佳,设备经安装调试后可投产使用。公司将以本次规划调整为契机,升级生产设备优化产品结构,增强规模经济优势。

除烟台保立佳实施搬迁、停产外,保立佳4月26日发布对外投资公告,“随着市场对环保材料的需求不断的增加,相应水性环保型涂料的市场空间也在不断释放,公司在华东、华南区域的布局需要进一步优化,增强市场地位。”

保立佳拟以自有资金对全资子公司安徽保立佳新材料有限公司、上海保立佳新材料有限公司、佛山保立佳化工有限公司、上海保立佳贸易有限公司合计增资27,244.13万元用于以下项目:

1、安徽保立佳新材料有限公司年产16万吨水性丙烯酸乳液建设项目,二期建设工程,该项目投资额22,173万元;

2、上海保立佳新材料纺织车间改造为助剂车间,项目产能预计:10万吨/年,该项目投资额1,300万元;

3、佛山保立佳化工有限公司年产7万吨水性乳液扩产项目的A5包装车间建设,该项目投资额3,371.13万元;

4、由上海保立佳贸易有限公司向全资子公司保立佳集团国际有限公司增资400万元,用于收购马来西亚MORTRADE.SDN.BHD.40%的股权。

从烟台保立佳搬迁、停产“出走”来到安徽保立佳,佛山保立佳水性乳液扩产,上海保立佳改造助剂车间,再到收购马来西亚MORTRADE.SDN.BHD.40%的股权拓展海外市场。一系列动作表明,保立佳或许正处于大变革的关键深水区。

保立佳,去哪了?

 

03
保立佳,怎么走?

著名管理学者、上海创智组织管理数字技术研究院院长陈春花教授,有一个著名的观点,特别强调增长。她认为,优秀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想尽一切方式推动自己增长。

而当前摆在保立佳最现实的问题是,增长乏力,利润承压。

财报显示,保立佳2020年-2023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0.22亿元、29.75亿元、31.63亿元、22.69亿元,净利润则是一路下跌,从8979.98万元、5045.14万元、573.72万元,到2023年亏损3130万元。而根据保立佳5月1日披露的2024年一季报,第一季度实现营收4.84亿元,同比下降13.25%;归母净利润亏损2706.28万元,上年同期亏损1525.13万元,依然难言乐观。

火车跑多快,全靠车头带。2023年,亟需提升盈利能力的保立佳,对高管人才进行了大换血。

2023年4月5日,公告引进了李德恒担任公司副总经理,5月中旬及11月16日还聘任有立邦三棵树、卫星化学等知名涂料化工企业工作经历的代政、童飞、李衍昊、王玉等,担任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等重要职务,与逐渐接班走上前台的“企二代”总经理杨惠静“搭档”。

然而,这批新晋高管在与保立佳“磨合”的过程中,新旧观念的传承与碰撞,正有形无形地传递出来。

中外涂料网注意到,在保立佳任职尚不满一年,作为公司核心技术人员之一的李德恒今年3月8日辞职。

保立佳,去哪了?

李德恒辞任“离巢”后,5月21日,保立佳又公告,副总经理暨财务总监代政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其所任职务。而2024年4月刚刚加入保立佳、此前在三棵树任财务副总监的李文清任公司财务总监。

期间,4月26日,董梁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辞去董事后仍在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职务。而保立佳“老资历”的衣志波,被提名成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保立佳,去哪了?

据一位熟悉保立佳的内部人士透露,除技术总监李德恒外,保立佳建筑事业部(主要是中小客户)总经理李杰、防水事业部总经理李志政,战略事业部总经理周海件,工业漆树脂事业部总经理万书青等相继离开了保立佳。而中高层核心人员的“换血”调整,保立佳需要时间适应与调控,来调理好企业自身发展的肌能。

2023年以来,化工企业频频变阵,从联合重组到剥离,从拆分相关业务剥离或出售,到产品涨价,再到部分关厂、裁员以及高管更迭,包括巴斯夫、立邦、关西涂料、阿克苏诺贝尔、PPG、万华化学、三菱化学、鲁西化工等,都有一些重大的战略调整,来应对新的市场变化。而能否尽早实现高层决策层的高效稳定性和执行力,带领企业重回增长,是一个企业发展的重要指标和战略考量。

保立佳高管多人变动的背后,是处于企业变革调整的磨合期、阵痛期还是收尾期,何时能全力出击提升盈利能力冲出重围,一度让业内人士猜测,并讨论保立佳2023年以来变革的成与败。

但不仅仅是企业高层决策层执行力和稳定性的问题,面对全球经济环境的变化和行业竞争的加剧,保立佳又该怎么走?如何走?或许更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和期待。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雷达

特别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转载仅出于传播信息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平台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中图片仅供个人学习之用,著作权归图片权利人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从本平台转载使用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须保留本平台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文章或图片被转载,请与我们接洽,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上一篇 2024-06-13 17:30
下一篇 2024-06-14 07:47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