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漆奖

资本大佬找人代持股权,反被代持人据为己有,还卖了3亿

这个上市涂料企业控股权纠纷,剧情堪比宫斗,多次反转。

资本大佬以10.94亿元收购上市涂企金力泰的控股权,找人代持。代持人利用协议漏洞,不仅将代持股权据为己有,还卖了3亿元。资本大佬怒将代持人告上法庭,要求返还控股权,一审竟被法院驳回,二审判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资本大佬找人代持股权,反被代持人据为己有,还卖了3亿

 

01

1993年吴国政创建涂料企业金力泰。2011年金力泰成功在深交所上市。2016年创始人吴国政辞去董事长职务,但仍是金力泰的实控人。2018年,吴国政想要变现,开始寻找接盘者。

资本大佬华锦资产,同意从吴国政手中接过控股权,双方约定,吴国政将手中的7055万股股票,以10.94亿元转让给华锦资产。7055万股占金力泰股权的15%,交易完成后,华锦资产将成为金力泰第一大股东。

为了收购吴国政手中7055万股股权,2018年1月10日华锦资产实缴5亿元注册资本,成立全资子公司宁夏华锦。

2018年1月23日,宁夏华锦与金力泰实控人吴国政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10.94亿元从吴国政手中购得金力泰7055万股股票,占金力泰公司总股本的15%,宁夏华锦成为金力泰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

2月13日,金力泰7055股权转让登记完毕,宁夏华锦持有金力泰15%股权,成为金力泰第一大股东。

事情到这里,本应该结束了。可为了符合相关政策要求,又维持华锦资产对金力泰的第一大股东地位和实控人关系,华锦资产与宁夏华锦私自加了一出”戏“,就因为这出”戏“存在的漏洞被利用,才导致这场错综复杂的股权纠纷。

天眼查显示,宁夏华锦后更名为海南大禾,法人是刘小龙,由大禾实业100%控股。大禾实业的法人也是刘小龙,由刘少林控股99.3%。

为了符合相关政策要求,华锦资产私加的”戏份“是这样的。2019年11月12日,华锦资产与大禾实业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华锦资产将所持有的宁夏华锦100%股权,以5.07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大禾实业。

华锦资产认为,协议虽然是股权转让,但因为大禾实业并未支付股权转让款,华锦资产也未转让股权,其实是华锦资产通过大禾实业与海南大禾,对金力泰股权进行的代持。但因为当时并没有签署代持协议,留下了漏洞。后续的股权纠纷,恰恰就出在这儿。

发现漏洞后,为了在法律上明确这种代持关系,2020年10月18日,华锦资产与刘少林补签了《股权代持协议》及《股权代持补充协议书》,双方约定由刘少林、刘小龙代为持有大禾实业全部股权,代持费用2000万元。 同时各方将上述协议签署日期,倒签回《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日期2019年11月12日。

上述《股权转让协议》、《股权代持协议》及《股权代持补充协议书》签订后,刘少林以拥有股权转让协议为由,拒不交出大禾实业、海南大禾的公章证照,也没有向华锦资产支付5.07亿元股权转让股,且于2020年12月9 日私自操纵海南大禾以3.04亿元的价格,低价抛售2050万股金力泰股票,占总股本的4.96%。这不仅使华锦资产遭受了严重经济损失,而且使得华锦资产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份额及表决权大幅度减少。

 

02

华锦资产认为自己才是海南大禾的实际股东,持有100%股权,被告大禾实业只是海南大禾的名义股东,第三人刘少林、刘小龙作为海南大禾的代持人,拒不配合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私自抛售2050万股股票的行为,已严重侵害自身的合法权益。

于是,华锦资产将海南大禾、大禾实业、刘少林、刘小龙告上了法庭,诉讼请求如下:

要求海南大禾办理股权变更登记, 将大禾实业持有海南大禾的100%股权变更至华锦资产名下,大禾实业协助履行上述义务。海南大禾继续履行股份代持约定,未经原告同意不得处置金力泰7358万股股票、不得行使金力泰7358万股股票的投票权、表决权。

2023年7月31日由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述股东资格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华锦资产的诉讼请求。

华锦资产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3年12月26日,海南高院作出终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金力泰董秘汤洋向媒体表示,“出售股份的资金流向,以及相关公章证照这些事情,是华锦资产和大禾实业、海南大禾的行为,并没有告诉上市公司,作为上市公司是不知情的。“(中外涂料网)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雷达

(0)
上一篇 2024-01-10 17:30
下一篇 2024-01-10 17:30
金漆奖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