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克节能

扬瑞新材上市有戏吗?实控人曾遭老东家PPG多次“讨伐”

7月2日,中外涂料网了解到,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瑞新材”)因已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六条的相关规定,深交所已于6月28日恢复其发行上市审核,并披露回复创业板IPO二轮问询。

扬瑞新材上市有戏吗?实控人曾遭老东家PPG多次“讨伐”

扬瑞新材主业为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三片罐涂料、二片罐涂料和易拉盖涂料等,被应用于包括红牛、露露、旺旺、娃哈哈等知名饮料、啤酒、食品的金属包装,年销售达到10000吨以上。

扬瑞新材解释称,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广泛应用于食品饮料金属包装行业发展情况良好,总体需求不存在明显的周期性,2017年至2019年,我国食品饮料金属包装行业的产量规模整体保持稳定增长,受益于啤酒罐化率的提升、罐头食品接受度提高和限塑令的驱动因素,未来几年食品饮料金属包装行业仍将保持增长趋势。同时,公司近年来逐渐发力二片罐涂料、易拉盖涂料,持续投入油墨、3C涂料等新产品的开发。

据扬瑞新材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陈勇,1968年1月出生,持有扬瑞新材60.10%的股份,为扬瑞新材实际控制人。

扬瑞新材上市有戏吗?实控人曾遭老东家PPG多次“讨伐”

1989年7月,陈勇毕业于青岛化工学院,高分子材料系橡胶工程专业。1998年11月进入苏州PPG包装涂料有限公司工作,2006年4月起任苏州PPG销售总监,2008年至2012年1月任苏州PPG中国区市场总监。

值得考究的是,扬瑞新材前身是扬瑞有限,成立于2006年6月30日,由陈勇等5位自然人共同出资330万元设立,其中,陈勇以29.50%的出资额名列第一大股东。

但早在2007年1月,为了防止出现商业机密的泄露与同业竞争,苏州PPG方面与陈勇签署有保密和竞业禁止相关条款。正是因为有上述保密和竞业条款的存在,陈勇于2007 年 3 月 10 日与其弟媳王维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扬瑞有限 29.5%的股权全部转让,名为转让,实则为代持,王维并未为股权转让交缴任何款项。

2008年,陈勇升任苏州PPG中国区市场总监之后,扬瑞新材主业正式转型为研究生产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产品,这与苏州PPG的业务几乎完全重合。直到2012年1月,扬瑞新材无论是产值还是市场份额渐成规模,陈勇也正式从苏州PPG离职。

“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陈勇,因为一直偷偷干着老东家同样的买卖,瓜分着老东家的市场来创业。此外,陈勇还被指挖老东家墙脚。扬瑞新材4位非独立董事中3位曾就职于PPG,公司研发总监、销售总监、生产总监和采购总监均曾有苏州PPG履职经历。因而,扬瑞新材及陈勇被老东家苏州PPG多次“讨伐”。

扬瑞新材上市有戏吗?实控人曾遭老东家PPG多次“讨伐”

2014 年 3 月 14 日,苏州 PPG 作为原告向苏州市虎丘区法院提起诉讼。在这起由苏州PPG发起的起诉书中称,因扬瑞新材实际控制人陈勇从 1998 年 11 月起至 2012 年 1 月期间一直受雇于原告苏州 PPG,并从 2008 年起担任原告中国区市场总监,2007 年 1 月陈勇与原告签署了有关保密和竞业禁止的相关条款,但陈勇 2006 年 7 月作为发起人之一参与设立了扬瑞有限,被告扬瑞有限的业务和产品与原告相同或近似,因此苏州PPG认为陈勇为扬瑞有限谋取了属于原告的商业机会,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令扬瑞有限及陈勇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向原告赔偿损失人民币 50 万元。

该案件在一年后的2015年6月18日以苏州 PPG撤回起诉而达成双方和解。

然而,表象的和解之下,同业竞争的隐患依然风雨欲来。中外涂料网从天眼查、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两者的争斗还在继续。

扬瑞新材上市有戏吗?实控人曾遭老东家PPG多次“讨伐”

2019年7月31日,(2020)苏0505民初2243号之一判决书显示,关于原告苏州PPG与被告陈勇、扬瑞新材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案,被告陈勇、扬瑞新材向本院提出申请,请求解除对被告陈勇、扬瑞新材银行账户及陈勇持有的扬瑞新材60.1%股权的冻结。为保证保全措施顺利进行,申请人扬瑞新材以其全资子公司江苏扬瑞新材料有限公司名下位于常州市新北区****以东、****以北的土地使用权(证号:苏(2017)常州市不动产权第00***04号,宗地面积62833平方米)向本院提供担保,子公司江苏扬瑞新材料有限公司亦向本院提供担保函。

法院裁定,解除已对申请人陈勇、扬瑞新材名下银行账户及陈勇持有的扬瑞新材60.1%股权的冻结。查封江苏扬瑞新材料有限公司名下位于常州市新北区****以东、****以北的土地使用权(证号:苏(2017)常州市不动产权第00***04号,宗地面积62833平方米)。

扬瑞新材上市有戏吗?实控人曾遭老东家PPG多次“讨伐”

2020年6月19日,(2020)苏0505民初2243号判决书显示,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在审理申请人苏州PPG与被申请人陈勇、扬瑞新材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案中,申请人苏州PPG包装涂料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要求冻结被申请人陈勇、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银行存款27476443.7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财产,并已提供担保。

法院裁定冻结被申请人陈勇、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银行存款27476443.7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扬瑞新材上市有戏吗?实控人曾遭老东家PPG多次“讨伐”

苏州PPG认为陈勇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创设的公司谋取商业机会,自营同类业务,违反高管忠诚义务。根据《公司法》148 条的规定,陈勇及扬瑞新材构成共同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赔偿损失 2747.64 万元并承担相应的诉讼费用。

扬瑞新材上市有戏吗?实控人曾遭老东家PPG多次“讨伐”

2021年1月19日,苏州 PPG诉陈勇、扬瑞新材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案在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很显然,苏州 PPG与陈勇、扬瑞新材的战斗从虎丘区已经升级到苏州市。

面临诉讼困局,扬瑞新材恐怕还有很多变数,它的IPO之路能如愿吗?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余凯旋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