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届金漆奖

度量放宽宏 见识休局促 ——涂料企业如何应对原材料涨价潮?

询价谈价、询价谈价、询价谈价……这大概就是所有采购部同事近期的状态写实,原本是元气满满迎牛年,却被一张张“涨价函”砸晕了头。

“涨”势汹汹,涂企陷入两难境地

新年伊始,钛白粉、乳液、颜填料、助剂等涂料原材料供应商,像约定好似的,纷纷疯狂涨价。据各企业公开材料显示,涨幅基本30%起步。此次涨价之迅猛、涨价之幅度,令众多企涂企直呼“我太难了”。

不止是涂料行业,随着疫情逐步稳定,制造业生产节奏步入正轨,国内工业基础原材料迎来了全方位的上涨,年后更是涨势汹汹。与隔壁陶瓷行业息息相关的色釉料、纸箱也在涨价行列,色釉料原料涨幅基本都在15%以上,纸箱涨幅超过40%。涨价潮反映到日常生活:市场淡季的空调出现涨价,洗衣机、小家电等出现不同程度的价格涨幅。

涂企之难,难于上游议价难、下游涨价难。

此次与原材料供应商的价格谈判异常艰难,日议、一单一议的报价模式更是严重影响运营效率,其原因是“原材料商涨价后,依然举步维艰”,某乳液企业人士说。

而在买方主导市场里,涂企做决定亦需特别谨慎,是否涨价、涨多少、客户如何沟通、不接受怎么办……特别是生产不具规模性、及高度依赖渠道、房产商、施工企业等大型客户的涂企,可谓是难上加难。

如何破局?溯本求源,对症下药。

为何全线暴涨?

本轮价格飙涨的背后,涉及世界经济、地缘政治、局部突发情况等多方因素,其主要原因是供需不平衡和全球货币宽松。与化工行业休戚相关的表现就是——原油价格持续走高。“不可抗力”、“突发”是极其明显的属性。

原油供需不平衡导致了原油价格上涨。

原油是涂料乃至整个化工行业的源头,而中国原油进口依赖度高达75%。

2020年,全球石油业低迷,为了平衡石油市场,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经历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减产,其组织成员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安哥拉、阿联酋、科威特都是我国原油主要进口国。资源国处于供给低位,而国内生产复苏需求旺盛,是导致原油价格一路攀升的关键原因。

根据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官网数据,从2020年10月至2021年2月底,原油平均价格增长了58%,达到63.13美元/桶,最新峰值已破70美元。

度量放宽宏 见识休局促 ——涂料企业如何应对原材料涨价潮?
欧佩克2020年1月-2021年3月原油平均价格走势

另一个兴风作浪主推手是美联储无底线宽松放水。美国在3月7号宣布通过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加上之前的美联储2.2万亿和0.9万亿,此次危机,美联储和财政部已经超发5万亿美元刺激经济发展。这是自美国成立以来,200多年里美元的全部印钞量。美元是世界货币,供应增加则贬值,储备大量美元的国家经济将出现通货膨胀,美元购买力在国际市场也不如以前。

在供需不平衡和美联储量化宽松的夹击下,原油上涨,基于原油的化工原材料上涨,可谓是必然。而一些难于预判的诸多不可抗力因素,更是激化了涨价态势:

美国极地寒流天气,导致多类化工装置关闭停工,部分化工原材料市场供需持续失衡;

3月4日,欧佩克部长级通过决议:沙特原油减产100万桶/日的期限延长至4月,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被分别允许在4月因季节性消费每日增加130万桶和2万桶的产量,其他成员国均延长减产计划,原油供需关系短期无明显好转趋势;

3月7日晚,美联储通过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同日晚,世界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总部所在地宰赫兰市港口发生大爆炸,国际油价“应声”大涨,新一轮涨价潮扑面而来。

谁在这波行情中受益?

没有。

原材料供应商、涂料生产企业、渠道商、施工单位、房产企业、终端消费者都是附着于“涨价潮”这个面上的点,没有旁观者,也没有既得利益者。

但凡涨价,就会:消费者以为商家赚了,商家以为厂家赚了,厂家以为上游供应商赚了。

此次涨价后,“原材料商赚的盆满钵满”、“原材料商搞事情”的声音也略有所闻。但事实应该并非如此,谁也料想不到地缘政治、极端天气等诸多突发情况。像如此,由最上游引发、大规模覆盖、且不可抗力因素交叉影响的波动,全产业链企业其实都是“背锅侠”。

从面对涨价的某些举动来看,亦可见原材料企业日子也不好过。比如某原材料厂商对外界宣称其竞争对手有库存,建议客户向其竞对购买(当然,其对手也没什么库存)。把客户推向对手,如此境地下“损人害己”的手段都使了出来。但凡有一丝利润,或者亏损可控,也不会这么干。

如何应对?

成大事者,必有大气魄——小事要灵活,大事要沉稳

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企业经营有影响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上游企业没有义务为你扛下所有,而致使自己的企业倒闭。既然如此,何不坦然、沉稳一些,与其抱怨传递负能量,不如脚踏实地想办法,在确定的涨价中,寻找“不确定”的机会。

成大事者,要有大格局!——莫贪小便宜,共赢才是赢

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总是充满各种诱惑。有的人被短期微利蒙蔽了双眼,利用行情陷害对手;有的人大肆宣扬和夸大涨价事件,引起行业紧张,只是为了博一点眼球;有得人趋机下大单,想投机赚一把。而部分经销商或工程商对涂企的涨价不理不睬,不顾他人死活,坚决要求履约。

以上种种,都是不可取的。在“命运共同体”中缺一不可的各环节单位,应该想办法共赢,直白点——争取不亏或少亏。

成大事者,要重视内功!——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涨价潮里的一片哀嚎,也透露出企业外部环境应对能力有待加强,韧性需要强化。无论是产品结构还是销售渠道结构,都要考虑优化。省钱固然重要,但如何赚钱更为重要!

近年,较大幅度的原材料价格波动趋于频繁,此次大幅涨价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与其火烧眉毛再想办法,不如先入为主,提升企业综合抗风险能力,拉通渠道及终端消化能力、企业综合运营成本、供应商服务能力、企业阶段性目标、市场竞争、原材料价格走向预判等内外因素。

如果“共同生命线”上的某一个点有较高的利润水平,那么他的消化能力毫无疑问要强很多。这一次所有点变动的根源就在于大家都是在薄冰上跳舞,增加一点点重量就掉入水中。

成大事者,要转危为机!——洗牌和变革机会已经来临!

回顾似乎并未走远的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在危机面前,淘宝、京东起来了,在涂料行业,有的企业选择携手上游厂商,大力拓展渠道,深挖细分领域机会,这不仅让企业渡过难关,甚至大举迈入第一梯队;有的企业虽未高举高打,但也循规守律、坦然面对,至今在业内依然拥有一方席位;而有的企业错失良机,早已被时代的洪流吞噬。

这次的路口,一方面是涨价潮何时休仍未可知,另一方面是涂料行业扩产项目遍及全国,市场发展空间仍巨大。

到底何去何从,选择权终究在自己手里。

只一句:度量放宽宏,见识休局促。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李胜利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