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届金漆奖

适应变化,勇者进!2020年四季度职业经理人信心微降

根据中国房地产报2020年四季度职业经理人信心指数调查结果显示,四季度中国房地产经理人信心指数(China Real-Estate Manager Confidence Index,简称中房MCI指数)为63.1,相比2020年三季度的63.8有所下降,但相比2020年二季度的61.1和一季度的60.67,已有所回升。

适应变化,勇者进!2020年四季度职业经理人信心微降

“这一年很难,但我们还算打了场漂亮仗。”2021年1月5日,一位TOP50房企杭州项目总经理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

记得在2020年1月,记者曾与这位项目经理聊起2020年如何完成全年销售目标,他正一筹莫展。彼时,疫情阴云未散,几乎所有城市线下售楼处和工地都处于停工状态,虽然他所在的团队,也在尝试将线下客群通过小程序和一些优惠措施导入线上,但实际成交转化率并不理想。

2020年2月底复工后,他和杭州项目团队的同事,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加点,希望通过抢收来减少疫情带来的影响。也是在那段时间,从不看直播、抖音的他,第一次下载了两款APP,开始与品牌部研究如何通过线上进行前期蓄客、导流。

“那段时间很辛苦,每个人心里都没底,但也在那时被倒逼解锁更多的销售方式。”如今回忆起2020年年初那段时间,他感慨万千,但杭州市场的复苏之快,也在他的预料之外。根据中指院数据显示,2020年杭州新房成交152836套,创下近三年来的新高,在近六年中位列第三,他所负责的项目也在下半年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超额完成了销售目标,这一年是最艰难的一年,但却成为他最幸运的一年。

然而,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天灾中,幸运只是相对的。

一位刚离职的四川房企投资部经理卢毅(化名)告诉记者,资金链紧张是2020年很多中小房企面临的问题,疫情加上融资监管收紧,融资成本越来高,2020年他所在的企业几乎没有拿地,未来市场对于中小房企来说日子不好过,所以他选择了暂时离开,寻找更好的机会。

2021年,与行业而言,会是个好年头吗?

根据中国房地产报2020年四季度职业经理人信心指数调查结果显示,四季度中国房地产经理人信心指数(China Real-Estate Manager Confidence Index,简称中房MCI指数)为63.1,相比2020年三季度的63.8有所下降,但相比2020年二季度的61.1和一季度的60.67,已有所回升。

在分项指标方面,50%的职业经理人认为税收政策会有所宽松,不过72%的职业经理人认为融资成本有所增加,63.33%的职业经理人认为2021年适合补仓拿地,67.76%的职业经理人认为2021年市场购房意愿会回暖,72.38%的职业经理人认为2021年房价会保持平稳。

谁是逆流而上者

2018年曾经有个段子刷爆朋友圈: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如今,一语成谶。

“疫情、三道红线、包括最近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每一个关键词都足以改变行业生存环境和生存方式。”上述四川房企投资部经理卢毅感叹到。

然而,逆境之下依然有逆流而上者。

根据中指研究院监测显示,2020年共计166家房企跻身百亿军团,销售额平均增速为14.4%;百亿企业的权益销售额共计10.7万亿元,市场份额约61.8%。

与此同时,千亿房企阵营里也再增新兵。龙光地产、建发房产、华发股份、新力地产、禹洲集团、合景泰富、新希望地产、中骏集团、时代中国9家房企顺利晋级千亿,至此2020年千亿房企数量达到43家。

此次晋级的千亿新兵中,新希望地产、禹洲集团、建发房产、时代中国,直接由2019年的700多亿元销售额跨越至千亿,在当时的环境里实属不易。如果梳理这几家房企背后的发展轨迹,会发现,所有的逆袭都是蓄势而发,但也是负重进击。

2013年,新希望地产年销售额仅19亿元,全国布局5、6个城市。2014年,年仅32岁的张明贵接任新希望地产总裁一职,至此,新希望步入快速发展期。2015年-2019年,新希望地产的全口径销售额开始呈倍数增长,分别为73.66亿元、145.3亿元、141.5亿元、303.1亿元、735.9亿元。

规模激增的背后,离不开其在土地市场的疯狂收割。

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新希望地产2019年拿地金额为319亿元,行业排名第28。2019年4月,新希望地产29.26亿元竞得温州地块,溢价率30%;6月在南宁拿的地块,溢价率50%;同年8月9日,新希望地产以6.45亿元拿下宁波市江北区宅地,溢价率60%。在2020年的拿地排行榜上,新希望地产依然以250亿元位居第40名。

与此同时,频繁高价拿地也给新希望地产带来一些问题,根据新希望地产近期发布的债券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公司总负债金额为838.7亿元,而2017年和2018年底这个数据分别为415.11亿元和545.95亿元。此外,2017年~2019年末,新希望地产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9.54%、76.62%和76.6%。

另一位千亿新贵禹洲集团也有着相似的路径。

这家创立于福建厦门的企业,2009年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2011年跻身“中国房地产企业50强”,资料显示,禹洲集团2013年-2015年销售额分别为109.59亿元、120.01亿元和140.18亿元。

2016年,其将总部搬迁到了上海,此后便开始了高歌猛进。

2016年~2019年,禹洲集团的合约销售额分别为232.06亿元、403.06亿元、560.03亿元和751.1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约66%、74%、38.94%和34.13%。与2015年的销售规模相比,禹洲集团2019年的合约销售规模已经增长了4.36倍。

2020年,禹洲集团终于迈入千亿门槛。财报显示,其2020年1~11月合约销售额为986亿元,同比增长47%,增速在TOP50房企中位居前列,而到12月7日,禹洲集团正式公告合约销售额破千亿。

与新希望地产不同的是,禹洲集团的规模扩张并未过多连累其负债率,而是体现在逐渐减少的利润上。资料显示,2019年,禹洲集团的权益销售金额为447.6亿元,公司权益占比约为60%。也就是说,有超过40%的签约销售属于合作方,禹洲集团的权益占比并不高。

权益占比过低也导致毛利下降。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禹洲净利润15.51亿元,同比下降18.7%;净利率从2019年上半年的16.4%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11.1%;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10.19亿元,2019年同期为16.39亿元,同比下降37.81%。

除了净利率下滑外,同期毛利率也呈下滑趋势。财报显示,其实现毛利约为32.76亿元,同比增长4.3%。但是毛利率为23.4%,同比下降3.6个百分点,首次跌破25%,创近年来的新低。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数据已连续三年出现下降,2016年禹洲集团毛利率为36.27%。

此次晋级的千亿新兵中还有一位国资背景的老牌房企。建发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发房产”)是厦门建发集团旗下的地产开发企业,2019年其全口径销售额为721.97亿元,2020年跃进千亿门槛,财报显示,建发房产2020年全口径销售额1296.8亿元。

规模晋级的背后,建发房产也同样扮演着“拿地王”的角色,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建发房地产2019年拿地总金额256亿元,排名第30位;拿地面积377万平方米,排名第39位。2020年,建发房产再次以723亿元拿地总金额位列房企拿地排行榜第13位。

面对未来,乐观谨慎

2021年,还有多少未知在前方?

2020年12月28日,冷风再起。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将银行金融机构分为中资大型银行、中资中型银行、中资小型银行和非县域农合机构、县域农合机构、村镇银行五档分别设置了房地产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这无疑为房地产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戴上“紧箍咒”,也让2021年变得更加前途莫测。

谈及已经开启的新的一年。旭辉集团创始人、旭辉控股董事局主席林中表示:很多人觉得2020年很难,难的原因是这个行业在变化。如果换一种新的思维、新的模式、新的视角来看,房地产行业每十年就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赶不上变化就被淘汰,但如果能适应这种变化,就能逆流而上。

谈及2021年的期许,林中表示,第一,乐观谨慎。因为乐观是一种自信,乐观是一种勇气,乐观才能成功,所以把乐观摆在前面。第二,明年房地产应该趋于平稳。第三,明年房地产行业最大的变化是分化。同一城市不同板块涨跌分化现象会更加普遍。

绿地集团董事长、总裁张玉良则认为:2021年一定会有更多的机会,更多的前途,我们也会有更多的作为。2021年也会有新的经济格局、经济变化,我们需要做的是顺应市场,顺应需求,顺应国家政策,共同努力,这个行业才会更好。

对于2021年,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更愿意将其视为行业新时代的开启。在他看来,房地产行业已经从土地红利时代、金融红利时代过渡到管理红利时代,这个行业依然有很大发展空间,会在变化的环境下,不断进化出新东西。管理红利时代,企业无法靠关系、杠杆来撬动规模,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产品、好服务,才能有竞争力。

文章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责任编辑:陆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