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届金漆奖榜单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有人说,湖北一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桥”)董事长肖昌辉是个喜欢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未去采访前,我不以为然,站在桥上,应该人人都喜欢看风景。但深入了解,看风景,肖昌辉才是那种更透彻更深刻的内心的喜欢,他对于“桥”的研究可谓信手掂来。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我们的采访自然从桥开始。

世界上最长的桥是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1公里,由4000多孔900吨箱梁构成,投资300亿元。丹昆特大桥起自丹阳,途径常州、无锡、苏州,终到昆山。而之前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世界上最长的桥是美国庞恰特雷恩湖桥,丹昆特大桥则是该桥长度的四倍多。跨公路、跨铁路、跨水路,2011年6月30日全线开通运营的丹昆特大桥以一种现代化高速铁路桥的傲然姿态屹立在世界之端。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世界上最长的桥——丹昆特大桥

2018年10月24日上午9时开通运营的港珠澳大桥是世界最长跨海大桥,连接香港、珠海和澳门,项目总投资额1269亿元。因其超大的建筑规模、空前的施工难度和顶尖的建造技术而闻名世界。大桥设计使用寿命120年,可抵御8级地震、16级台风、30万吨撞击以及珠江口300年一遇的洪潮。港珠澳大桥主桥为三座大跨度钢结构斜拉桥,青州航道桥塔顶的“中国结”,江海直达船航道桥主塔塔冠的“白海豚”,九洲航道桥主塔的“风帆”造型,每座主桥均有独特的艺术构思。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港珠澳大桥“中国结·三地同心”主题斜拉索塔

“桥是人类杰出的建筑之一,在世界桥梁史中,我们中国既保留着像赵州桥那样历史悠久的古代桥梁,也在不断地建造着刷新世界纪录的中国桥。”肖昌辉对中外涂料网说。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肖昌辉介绍,21世纪以来,随着国家基础建设的大力发展,大型钢结构桥梁的建设进入快速发展期。建成后的钢结构桥梁暴露于自然环境中无时无刻不在受着不同环境的腐蚀,因此防护涂装如何能提高钢结构桥梁的防腐寿命,减轻后续维修成本,成为防腐工程界的重要课题。桥梁工业漆的发展实际上反映了涂料工业的发展历程。

一桥的定位和目标就是“桥梁防护真专家”,就必须对桥梁更多一些了解,成为桥梁界的行家里手。肖昌辉向中外涂料网特意普及了一段知识。

20世纪50年代,我国的钢桥防护涂料是以采用天然原料为主的低档涂料,防锈性能差,部分桥梁在涂装一年后就出现严重锈蚀。60年代,醇酸66面漆,改善了耐候性、增强了防腐蚀性能。70年代,出现了灰云铁醇酸磁漆。1976年,南京长江大桥采用了云铁聚氨酯底漆加灰云铁醇酸磁漆的防护体系;武汉长江大桥防护采用了红丹防锈漆加灰云铁醇酸磁漆配套体系。一般此类醇酸配套的防护寿命可达5年以上,在桥梁运营过程中需要进行长期的维护。20世纪80年代后期,桥梁防护涂料形成了环氧富锌、无机富锌、环氧涂料、氯化橡胶等产品大量应用的局面。90年代以后,耐候性突出的脂肪族聚氨酯面漆,特别是有着良好重涂性能的丙烯酸改性聚氨酯面漆,很快就取代了氯化橡胶面漆的使用。目前的桥梁大多数使用的面漆是丙烯酸改性聚氨酯面漆,比如江阴长江大桥、润扬长江大桥、南京二桥、三桥和广东虎门大桥、武汉白沙洲大桥、云南小湾桥等等。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桥是一件件璀璨的空间艺术品和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我们一桥是一家以新材料、新技术、高品质定位产品的工业涂料生产企业,专注于钢结构、桥梁长效防腐的重防腐工业漆、轻工业防护漆、水性工业漆,聚焦桥梁涂装防护专业市场,为一座座桥梁、一个个工程及钢结构提供优异的产品和防腐涂装解决方案。”肖昌辉说:“桥梁钢结构涂装维护(修补、清除、重涂)操作困难、成本高昂,实现桥梁耐久防腐,帮客户降低维护成本,着力打造桥梁防护配套顶级服务商,就是一桥重点发展的方向。”

其实,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并不仅仅是为了看风景。肖昌辉说,通过实地勘察,更方便肖了解到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提出客户真正需要的涂装解决方案。

肖昌辉记得,有一次,一桥承接了湖北一座大桥的涂装作业。他了解到,这座大桥历经多年风吹日晒的侵蚀,曾出现白蚁群侵袭、桥面被重车击穿等意外情况,已经超期服役与超负荷运营,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锈蚀、破损等病害,经专业机构检测,技术状况已降至D级水平,结构安全存在很大隐患。

通过观察,肖昌辉发现,这座大桥的桥梁钢结构因常年暴露于自然环境中腐蚀生锈,随着使用年限的上升已经出现了老化现象,影响桥梁整体外观和耐久性。需要对全桥表面进行防腐涂装处理,对主梁钢结构表面进行涂装更换处理。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根据桥梁所处的大气、化学腐蚀环境,肖昌辉和一桥的团队共同研究,科学定制了桥梁防腐预期寿命,决定为该项目提供高固体份聚氨酯面漆配套体系。选用具有卓越的抗老化性、耐腐蚀性及优异的保光保色性能的防腐涂料,正确设计涂装的油漆配套、严格控制现场的施工质量、加强运营过程中的维护与保养,从而确保及延长桥梁的使用寿命。为桥梁提供长效防护、保障安全的同时,涂料优异的保光保色性能又能保持桥梁长久外观装饰效果。

秉持“专业、严谨、细致”的态度,一桥高效交付产品,及时供货,服务团队第一时间现场对施工细部节点进行专业支持,高质量保证了项目的最终落地。

肖昌辉谈起桥梁涂装中的细节犹如历历在目。“还有一座大桥是采用高强螺栓连接各根杆件及纵、横梁, 摩擦面的质量直接影响桥梁的安全性, 而且杆件一旦装上就不能重新涂装, 因此, 摩擦面涂层的选择应以质量的可靠性为标准, 抗滑移系数不小于0. 45。目前仅有电弧喷铝层和无机富锌防锈防滑涂层2种涂层能达到要求,但这2种涂层必须独立使用,即涂层为单独的电弧喷铝层或无机富锌防锈防滑涂层,绝不是复合涂层,对施工条件要求极高。”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作业前,肖昌辉多次与大桥承建方研究现场情况和施工工艺,从方案上反复论证、仔细推敲。确定方案后,一再要求涂装人员必须一丝不苟,严格按照程序流程施工,避免出现质量隐患,防患于未然。期间,时刻关注质量与进度。由于准备充足,措施得当,一桥团队提前一周保质保量完成了涂装任务。

“桥梁特别是钢结构,必须做好长效防腐和保养维护,否则,很可能造成的灾难和损失不可估量。”肖昌辉说。2019年6月28日,意大利对北部热那亚地区坍塌的莫兰迪大桥残余主体结构进行爆破拆除,那次坍塌事件,至少有10辆车卷入事故之中,造成43人死亡,多人受伤。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莫兰迪大桥(Ponte Morandi)垮塌段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莫兰迪大桥残余主体结构爆破现场

莫兰迪大桥处于近海环境,桥梁的钢筋长期暴露在外,直接造成了硫化物和氯化物的腐蚀,致使钢筋锈蚀,从而降低了大桥承载能力。调查报告指出,莫兰迪大桥承受拉力的主梁钢筋腐蚀度为68%,外侧部件钢筋的腐蚀腐蚀度为85%。根据拉力数据测试分析,莫兰迪大桥坍塌时的钢筋性能已降低50%。

“一定要用真材实料来架起防腐行业的牢固之桥,实现超长防腐。”肖昌辉深知,百年大计,惟有优异的高性能涂料产品和服务,才能适应新的挑战,满足新的需求。

借助雄厚的技术研发实力,一桥加快了工业涂料产品的技术创新步伐。醇酸调和漆、醇酸磁漆、环氧树脂漆、防火漆涂料、环氧富锌漆、环氧煤沥青漆、丙烯酸树脂漆、丙烯酸聚氨酯漆、地坪漆、氟碳漆、桥梁钢结构漆、氯化橡胶等各类工业重防腐漆以及各类工业水性漆等一大批高性能工业涂料产品不断涌现。

肖昌辉:我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

其中,水性快干醇酸漆系列不仅干燥速度快,而且受空气湿度的影响很小,金属多功能漆系列的通用型金属多功能底漆,不仅具有防锈功能,还具备超常的干燥速度、广泛的配套性、极高的性价比,广泛应用于基础设施、石油化工、能源电力、桥梁等行业的各种类型的钢结构,各种货车车厢、钢制模板、机械设备、公路护栏等等黑色金属表面的防护,而且各项指标超过国家GB/T25251—2010标准。

以质量求生存,以科技求发展,以管理求效益,以务实求信誉。这是一桥的服务原则,也是一桥不变的信念。

目前,一桥成功为中建钢构、中石化、武船、武钢、新疆兵团、中交、中船、云投、中铁等企业提供配套产品,与广东中远船务工程、湖南首创路桥工程机械、武汉华电工程装备、湖北永和钢结构、湖北一冶钢结构等达成合作。

据肖昌辉介绍,今年3月底,一桥被中铁高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确定为中铁工业涂料合格供应商。而中铁工业隶属于世界双500强企业中国中铁。

看风景是观察学习的过程,也是对事业的思索与沉淀。“站在桥上看风景,所有的努力和付出才是那一道最美最长久的风景。”肖昌辉说。(中外涂料网)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雷达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