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届金漆奖

请恒大先把债务还清再去搞足球!被“群撕”的恒大“穷”途末路了吗?

2月24日,“群撕”恒大的上市龙头企业又添一家。

请恒大先把债务还清再去搞足球!被“群撕”的恒大“穷”途末路了吗?

著名厨房电器品牌老板电器公告,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1.48亿元,同比增长24.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34亿元,同比下降19.66%;基本每股收益1.41元。公司拟对部分财务状况困难的精装修业务客户单项计提坏账准备,预计2021年度计提合计约7.1亿元,其中,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约6.3亿元,其他客户约8000万元。

如果没有这来自恒大的6.3亿坏账计提准备,老板电器2021年归母净利润算起来可以达到19.64亿元,相比2020年归母净利润16.61亿元或可录得18.24%的高增长。

此前,陶瓷、门窗、防水、涂料、工程设计等建材家居板块上市龙头企业纷纷在业绩预告中提及或会对恒大集团相关款项计提减值准备的风险,包括全筑股份、江河集团、中衡设计、我乐家居、凯伦股份、曲美家居、皮阿诺、天安新材、上海电气、建艺集团、广田集团、文科园林、金螳螂、好莱客、江山欧派、东鹏控股、宝鹰股份、顶固集创、三棵树亚士创能、嘉寓股份等,如今与房地产息息相关的电器上市龙头企业同样被恒大拖累。

2021年资金流动性暴雷陷入债务危机的恒大集团从“大金主”彻底沦为“大债主”,成为上市企业人人唾弃的“群撕”对象。金螳螂、建艺集团、亚士创能等多家龙头企业更是将恒大告上法庭讨债。其中,据2021年12月31日金螳螂的公告称,公司及子其公司涉及与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的诉讼案件共337件,合计金额16.41亿元。

请恒大先把债务还清再去搞足球!被“群撕”的恒大“穷”途末路了吗?

而恒大似乎也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据澎湃新闻2月24日报道,1月26日,恒大童世界集团100%持股的广州文旅城旅游发展有限公司退出广州南沙区恒睿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接盘。

中外涂料网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资料发现,广州南沙区恒睿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赵玉腾变更为了刘青。在此次退出之前,广州南沙区恒睿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由广州文旅城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持股51%,后者由恒大童世界100%控股。目前广州南沙区恒睿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已由五矿国际信托100%控股。穿透股权信息可发现,五矿国际信托的实际控制人为中国五矿集团。

按照最初的想法,恒大集团斥资逾37亿元将南沙万顷沙两宗商地和一宗工业地收入囊中,打造童世界,定位是世界顶级主题乐园,要与迪士尼、环球影城等主题公园错位发展,“面向少年儿童”以及“实现全室内、全季节开放”将成为恒大童世界的鲜明特点。

许家印不仅世界顶级主题乐园的美梦可能泡汤,恒大东莞的悦龙台项目也已经易主。

2月22日,恒大悦龙台开发商“东莞市鸿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近日完成股东变更。变更后,恒大地产集团广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退出,广州恒益祥贸易有限公司成为项目开发商最大股东。据了解,广州恒益祥贸易有限公司由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100%出资,认缴出资额21亿元。股权穿透发现,广州恒益祥贸易有限公司由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持股51%,甘肃国有资产投资集团持股23.43%,甘肃金融控股集团持股21.48%。

但恒大一边卖卖卖,一边的做法却让很多饱受压榨的供应商质疑。在恒大集团2022年保交楼新年开工动员大会上,许家印曾表示,绝不允许贱卖公司资产。许家印称,任何时候都不能贱卖公司资产,要注意防范资产处置过程中的漏洞问题。不能依靠贱卖资产去还债务,否则资产贱卖完了也很难还清债务。

不贱卖资产,还想资产保值或赚点差价,在中国奥园、花样年、佳兆业、雅居乐、华夏幸福等房地产企业纷纷甩卖资产上架的背景下,又有多少企业能当白马骑士出手救恒大于危澜?

另一番让恒大饱受质疑的,是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在2月19日召开足球管理会议会上的言论。许家印称,恒大还会继续搞足球,广州队眼下的定位是“摇篮和平台”。要按照集团“要把恒大足球学校打造成为中国足球明星的摇篮,广州队要做好摇篮平台”的要求,打通从足校到俱乐部的人才培养之路,切实做到“足球从娃娃抓起”,一批一批地输送优秀青少年人才,走出一条俱乐部和足校自我造血、良性循环的新路子,为振兴中国足球贡献力量。

针对恒大还会继续搞足球的发言,一家与恒大有业务往来的涂料企业负责人非常愤怒地称,都是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足球是个烧钱的事业,恒大有钱搞足球,就没有货款给我们吗?恒大拖欠一年半的货款何时才能到我们手里?要搞足球,也等恒大把债务还了,有钱了,想怎么搞怎么搞!

据媒体报道,2011年,恒大接手广州队才一年,已经亏损达1亿;2012年,恒大俱乐部全年净亏损达2亿元左右;2014年赛季,一年就花了5.75亿元,人均费用近2000万;2018年,中超俱乐部平均亏损已达4.4亿元,其中球员薪酬占比高达68%,财务状况极不健康;同年5月3日起,中超豪门的恒大淘宝球队(广州足球俱乐部)也被实施风险警示,简称“ST恒宝”,当年年报显示,恒大淘宝2017年亏损已扩大至-9.87亿,而上一年(2016)这一数据为-8.12亿;2019年,恒大仅艾克森、高拉特、阿兰、洛国富、费南多五名归化球员的成本支出,就高达8.7亿,5个人成本占了恒大淘宝俱乐部总支出的三分之一;2020年上半年,恒大足球净亏损高达10.52亿,而2013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7年半时间,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合计亏损超过86.35亿元;2021年3月10日起,“ST广足”终止挂牌……

请恒大先把债务还清再去搞足球!被“群撕”的恒大“穷”途末路了吗?

如今已退市的中超八冠王恒大,也扛不住了,不得不开始减薪裁员。2022年2月16日,广州足球俱乐部一纸通知引行业热议,其中一线球员60万年薪封顶线较之于2020年7月的500万年薪封顶线已暴降88%,更与广州队球员1.1亿的最高年薪有天壤之别,此外,曾花8.7亿天价请来的艾克森、高拉特、阿兰、洛国富、费南多归化球员,已全部终止合约。

一位鹰牌陶瓷的负责人称,恒大还要搞足球,也请把欠鹰牌的 1.6亿元还了。据了解,2月8日,天安新材发布公告,其控股子公司佛山石湾鹰牌陶瓷有限公司起诉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深圳恒大材料物流集团有限公司,诉讼请求金额暂合计人民币 158,021,125元,目前已向法院申请网上立案。

请恒大先把债务还清再去搞足球!被“群撕”的恒大“穷”途末路了吗?

而据统计,截止12月9日,广州中院受理的恒大系列案件清单就高达367起,其中施工合同纠纷中国建筑占了50起以上,牵涉最多的是中建五局。

请恒大先把债务还清再去搞足球!被“群撕”的恒大“穷”途末路了吗?

一涂料企业负责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大家都是生意人,仅有资本投入,换来的是不停的亏损,恒大搞足球该如何为继?还要等政府出手捞上岸吗?所以,请恒大先把债务还清再去搞足球!

轮番被撕的恒大,真的“穷”途末路了吗?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陆虎

(0)
上一篇 2022-02-25 17:13
下一篇 2022-02-26 08:21
中外涂料网多媒体直播平台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