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届金漆奖

被央行两会省政府紧急关注,恒大16.58亿元违约是对涂企的残酷游戏?

最近的韩剧《鱿鱼游戏》很多观众拍手叫好。既然是游戏,就有规则、有输赢、有厮杀、有算计、有淘汰,因为参与者之间本质上就是竞争的关系。而关于房企与涂企,也是一场鱿鱼游戏。

中国恒大12月3日晚间公告,收到要求公司履行一项金额为2.6亿美元担保义务的通知。公告提及“鉴于目前的流动性情况,该集团不确定是否拥有充足资金继续履行财务责任”“在本集团未能履行担保或其他财务责任的情况下,可能导致债权人要求债务加速到期”。

被央行两会省政府紧急关注,恒大16.58亿元违约是对涂企的残酷游戏?

鉴于目前的流动性情况,恒大进一步表示,不确定是否拥有充足资金继续履行财务责任,但是会统筹考虑整体财务状况,尊重全体利益相关方,秉承公平性、法制化原则,积极与境外债权人沟通,为所有利益相关方制定可行的境外重组方案。

此举意味着,恒大海外债务出现了第一笔违约。

据知情人士透露,恒大目前境外有一笔有抵押的私募债到期,总金额为2.6亿美元,按当前汇率折合人民币约16.58亿元,占公司债务总额不足0.5%,规模很小,债权人主要为海外资金方。

一石激起千层浪。曾经的万亿房企中国恒大再爆担保无法履约的消息,连夜既被广东省人民政府、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紧急“关注”,央行两会省政府对恒大问题罕见同时深夜发声。

广东省政府当晚约谈恒大实控人许家印,同意派出工作组

据广东省政府网站消息显示,广东省人民政府对此高度关注,当晚立即约谈了中国恒大集团实控人许家印。

被央行两会省政府紧急关注,恒大16.58亿元违约是对涂企的残酷游戏?

应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请求,为有效化解风险,保护各方利益,维护社会稳定,广东省人民政府同意向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派出工作组,督促推进企业风险处置工作,督促切实加强内控管理,维护正常经营。

央行将继续配合政府及相关部门做好风险化解工作

随后,据央行网站消息,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恒大问题答记者问。对恒大披露可能无法履行担保责任的公告,评价称:恒大集团出现风险主要源于自身经营不善、盲目扩张。境外美元债市场是高度市场化的,投资人较为成熟、甄别能力较强,对于相关问题的处理也有清晰的法律规定和程序。短期个别房企出现风险,不会影响中长期市场的正常融资功能。近期,境内房地产销售、购地、融资等行为已逐步回归常态,一些中资房企开始回购境外债券,部分投资人也开始买入中资房企美元债券。

被央行两会省政府紧急关注,恒大16.58亿元违约是对涂企的残酷游戏?

中国始终坚持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稳妥有序推进中国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有关部门将继续保持与境外市场相关监管部门的沟通,敦促境外发债企业及其股东,严格遵守市场纪律和规则,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妥善处理好自身的债务问题,积极履行法定偿债义务。对于企业汇出资金偿付及回购境外债券的,有关部门将在现行政策框架下提供支持和便利。

此外,央行对广东省人民政府同意向恒大地产集团派出工作组表示支持。表示将继续配合广东省政府、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做好风险化解工作,维护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维护住房消费者合法权益。

证监会:恒大对资本市场稳定运行的外溢影响可控

恒大集团事件属于个案风险。证监会相关负责人称,当前,我国房地产行业总体保持健康发展,大多数房地产企业坚守主业、经营稳健。

被央行两会省政府紧急关注,恒大16.58亿元违约是对涂企的残酷游戏?

目前,A股市场运行总体平稳,韧性较强、活跃度较高,交易所债券市场违约率保持在1%左右的较低水平,涉房上市公司、债券发行人经营财务指标总体健康,恒大集团风险事件对资本市场稳定运行的外溢影响可控。

银保监会:不会对银行业保险业的正常运行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被央行两会省政府紧急关注,恒大16.58亿元违约是对涂企的残酷游戏?

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回应恒大集团未能履行境外债担保义务问题时表示:“我们关注到恒大集团对一笔境外债券未能履行担保义务,这是市场经济中的个案现象。我们相信境内外监管部门会依法公平公正地处理相关事宜。恒大集团全部债务中金融债务占比约三分之一,结构比较分散,其金融投资数额很小。因此,这不会对我国银行业保险业的正常运行造成任何负面影响。金融监管部门依法保护消费者、投资者和经营者正当权益的原则立场不会有任何改变。中国金融的市场化、法治化和国际化改革开放取向不会有任何改变。”

华兴资本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李宗光:恒大这次履约失败是“靴子落地”

华兴资本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李宗光称,“过去几个月,随着恒大销售陷入极大困境,依靠高周转回笼资金偿还贷款的路彻底被堵死,许家印通过个人变卖资产只能延缓违约时点,但违约是早晚的事。”在他看来,恒大这次履约失败是一次“靴子落地”,对高风险房企的个案风险处置是有利于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的。

恒大事件大背景是2020年以来房地产调控带来的房企融资渠道收窄,融资规模持续下降,叠加企业销售回款减少,流动性缺口较大。但是,从企业经营战略、经营能力以及债务结构和存量来看,恒大此次危机有其自身根源。

债务结构和存量方面,恒大集团“三道红线”全部“踩线”,财务风险很高、偿债压力很大,且面临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经营战略方面,多元化的业务没有给恒大带来健康的现金流,大部分业务都处于亏损状态。近年来,恒大转向造车,通过举债数百亿元大肆买买买,造车是极度烧钱的游戏,这或许也成为了压垮恒大的最后一根稻草。由于业务激进扩张,截至目前,恒大负债约2万亿。

除多元化扩张造成问题之外,恒大突破底线加杠杆也是其爆发风险的一个重要原因。“虽然‘高杠杆-高周转’是目前房地产开发的主流模式,但恒大杠杆程度之高,加杠杆手法之多,还是令人瞠目结舌。尽管表内贷款不高,但通过信托等表外贷款、上下游供应商欠款、恒大财富高息产品揽储等手段,将杠杆做到了极致。”

恒大问题殃及池鱼,继续牵连A股上市公司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恒大的问题,继续牵连到A股的上市公司。

12月3日晚间,洋河股份表示,洋河投资于2020年5月29日出资1.9亿元认购的“中信信托•嘉和118号恒大贵阳新世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截至公告日,剩余信托产品本金7251.3万元及9500万元在2021年6月21日之后的投资收益未及时收回。

为努力保障信托受益人的利益,受托人已启动司法处置程序,依法追索债权,并将继续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及信托文件的规定,勤勉尽责,督促恒大集团相关方履约还款。

被央行两会省政府紧急关注,恒大16.58亿元违约是对涂企的残酷游戏?

中外涂料网注意到,像恒大这样的大型房地产企业暴雷,对头部防水和涂料企业影响极大。富力、华夏幸福、泰禾集团、蓝光发展、新力控股、花样年等多家房地产开发商,接二连三翻车,均陷入不同程度债务危机。负债累累之下,暴雷房的在建楼盘也就跟着“摇摇欲坠”,甚至影响到大部分项目停工,掀起了一波停工潮。房企一旦困于融资,新的资金又难以注入,导致后续一系列如材料供应商货款支付难、利息、违约,很容易引发资金链多重危机。

A股防水龙头股东方雨虹,今年6月1日,东方雨虹股价一度达到64.14元,总市值1616亿,机构纷纷发表看好报告,并预测2021年东方雨虹市值有望破2000亿元,而如今股价的持续走跌,市值已经回落至1000亿。时至11月5日,盘中股价一度跌破40元关卡,1收盘价为39.79,总市值为1004.13亿元。相比2020年年报期间的1462亿元总市值缩水近500亿,市值缩水近三分之一。

2012至2020年间,东方雨虹营业收入从27.79亿元增至217.3亿元,而净利润从1.887亿元增至33.87亿元。今年前三季度,东方雨虹实现营业收入226.82亿元,同比增长51.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78亿元,增长25.70%。但三季报中披露的130亿的应收账款和-62亿的经营净现金流似乎更加引人注目。应收票据、应收账款、预付账款仍在大幅增长,甚至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增加了超10倍。而从金额规模来看,应收票据达20.3亿,应收账款高达109亿,接近前三季度一半的营收,而预付款也有12.58亿。

东方雨虹9月23日在互动平台澄清与恒大的关系称,公司与恒大已无业务合作关系,同时因恒大在与公司合作期间,产生的收入占公司收入比例小,且公司近年来持续加强回款管理,因此截至目前,恒大与公司无大额债权债务关系,且没有违约情形发生。东方雨虹同时透露,公司与万科、保利、中海地产等优质的大型房地产公司、企业集团建立了长期友好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

涂企纷纷撇清与恒大关系,谁能在未来受益?

除东方雨虹外,曾入围恒大集团材料设备优秀供应商名单中的立邦三棵树、美涂士,亚士漆、科顺股份、北新建材、凯伦股份、固克节能等都曾被推向风口浪尖。多次被问及恒大应收账款问题,许多涂料企业都表明了态度。

凯伦股份表示,恒大在公司业务占比较小,截至目前,公司与恒大之间不存在拖欠货款的情形。随着公司业务规模不断增长,客户结构更加多元化,单个客户业务占比逐步下降。公司高度始终高度重视应收账款管理,采取多种方式了强化客户信用管理,针对各责任主体下达目标任务,落实应收账款的催收,确保账款及时回收。

北新建材表示,公司根据客户群体特质定制应收账款差异化管控模式,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中与恒大有关的应收账款很少。

科顺股份表示,公司自2017年起,与恒大地产业务合作非常少。2020年度公司未向恒大供货,恒大相应的应收账款也非常少,主要系之前供货部分质保金。

此外恒大以房抵债,不少涂料企业被逼购房事件频出。立邦于2021年9月27日举行的“NIPSEA(立时集团)事业说明会”概要,针对中国建筑涂料市场的前景、中国翻新市场的机遇、如何控本增利等投资者关注的问题进行详细的回应时称,“恒大是一个巨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也是公司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但它占立邦集团总销售收入的比例不到1%。未来,我们将按照中国有关部门、中国政府、立时的指导继续建设,支持恒大实现目标。我们将配合恒大的各个计划来推进工作。此外,为了帮助恒大克服流动资金问题,代替恒大公司应支付的应收账款,我们获得了南京的写字楼。正好公司也需要办公室。”

相比家大业大资本雄厚的立邦而言,难熬的是更多账款难要回、商票难兑付、在资金链上苦苦挣扎的中小涂料企业。若被连累陷入危机,可能会崩溃如山倒。注重现金流,化解债务危机,或许是涂料企业的当务之急。

要想在游戏中不被出局,在这场暴风雨后能“活下来”的,一定是财务“稳健型”的涂企。掌握主动权,掌握话语权,才极有可能会在这次行业洗刷中脱颖而出,并在未来受益。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雷达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