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克节能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核心导读: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因年报未签名而收到证券所问询的上市涂料企业第一人,母亲涉短线交易未能及时尽到督促义务深表自责,她是引咎辞职,还是金力泰实控人刘少林涉嫌合同诈骗而被卷入股权之争,这个关键节点让人难免猜测。

张岚为何选择辞职?

7月14日,上海金力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力泰”或“公司”)发布关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裁张岚女士的书面辞职报告,张岚女士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公告显示,张岚原定任期从2019年12月31日至2022年12月31日。辞职后,张岚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截止公告日,张岚持有公司股份206.7万股,其中190万股为已获授但尚未解除限售的限制性股票。公司将根据《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上海金力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上海金力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实施考核管理办法》的规定对其所持限制性股票予以回购注销。张岚承诺离任后仍将继续遵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有关上市公司离任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的要求。

任职一年半多的时间,张岚为何就选择辞职?

中外涂料网注意到,张岚是因年报未签名而收到证券所问询的上市涂料企业第一人。

5月12日,金力泰在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提及:“年报及2021年一季报显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张岚未对本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发表书面确认意见。请补充说明张岚未发表书面确认意见的原因,对年报及一季报无法保证真实、准确、完整的具体原因和事项,作出无法保证判断的依据、已采取的核查措施,是否存在其他需要说明的信息,是否履行了勤勉尽责义务。”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金力泰回复称:截至本问询函回复日,张岚已签署了《2020 年年度报告》与《2021 年第一季度报告》书面确认意见,保证上述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根据张岚出具的《关于未及时签署书面确认意见的情况说明》,“本人本次未及时签署《2020 年年度报告》与《2021 年第一季度报告》书面确认意见,并非无法保证上述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与完整,而是因公务出差未能及时赶回,因此未在上述定期报告披露前及时签署相关文件。本人已在突发工作结束后的第一时间补充签署了上述定期报告的书面确认意见。本人就上述事项深表歉意。本人承诺今后一定更加合理的安排工作时间,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中外涂料网还注意到,2021年1月25日,由于母亲涉短线交易,张岚作为高管人员未能及时尽到督促义务深表自责。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金力泰当天发布的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张岚女士出具的《关于本人亲属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说明》,张岚女士的母亲刘巧琴于2020年7月13日至2020年7月21日期间买卖公司股票,两次交易金额分别为57318.33元、62242.10元,其买卖行为构成了短线交易,刘巧琴本次短线交易所得收益4923.77元,所得收益作为本次短线交易的获利金额已全额上缴公司。

张岚对于未能及时尽到督促义务深表自责,母亲刘巧琴已深刻意识到本次违规买卖公司股票存在的问题,张岚及其母亲特委托公司向广大投资者致以诚挚的歉意,并在今后加强相关业务的学习,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同时,张岚声明,“本人母亲刘巧琴本次违规操作主要是其不了解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所致,本人事先并不知晓刘巧琴股票交易相关情况,且未告知其公司经营的相关情况。刘巧琴买卖公司股票系其根据对二级市场的判断做出的自主投资行为,不存在从任何其他主体获得公司非公开信息并利用非公开信息买卖股票,或受任何其他主体建议、指导、明示或暗示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 。

究竟张岚是“未及时签署书面确认意见”的工作失误,还是对金力泰年度业绩及第一季度业绩“违心签署确认意见”的反抗,还是母亲涉短线交易引咎辞职?亦或是卷入金力泰股权之争,不得不退出?

我们没有实锤,不能爆料,所以还不得而知。

总裁增持属于何方力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金力泰高级管理人员张岚的辞职,让不少人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金力泰实控人的股权之争上。

在金力泰股吧里,有网民诧异地问:“为什么都辞职了?”,有网民称,“当时年报未签名的人,还因此收回复函,解释原因,现在就辞职了!明朗,懂的自然懂”,也有网民评论称:股权之争,大局已定。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张岚辞职之前的6月15日,金力泰发布了关于公司董事兼总裁袁翔,及控股子公司上海金杜董事兼总经理罗甸,3 亿元增持股份计划的公告。两人基于未来发展前景的坚定看好,以及对公司及控股子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高度认可,同时为了更大程度使其利益与公司长远发展紧密结合,计划自本公告披露日起 6 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分别不低于 1.5 亿元,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 3亿元。截至本公告披露日,袁翔先生持有公司股份 2,650,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 0.54%;罗甸先生未持有公司股份。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值得注意的是,现任总裁袁翔及子公司总经理罗甸抛出的巨额增持计划,正是实控人刘少林与华锦资产围绕着金力泰的控制权激战正酣的背景下。他们是一支独立力量,还是某一方的同盟军,曾引起各方猜测。

金力泰当前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包括袁翔、景总法、严家华、张岚等在内的管理层一直都持有50万-400万不等的股票。而持有206.7万股的张岚在现任总裁增持的情况下辞职,对立的通常法则“不是朋友就是对手”或者是中立的一方,那这是一支何方的力量似乎不言自明。

但张岚辞职,金力泰股权之争,大局已定了吗?

似乎并不尽然,金力泰股权之争幕后依然迷雾重重!

实控人刘少林身陷“牢狱之灾”

我们姑且用倒叙的时间脉络线梳理一下金力泰的股权之争。

6月6日晚间的金力泰《关于海南自贸区大禾实业有限公司股东刘少林涉案的进展公告》显示,华锦资产以被害单位的身份出现在刘少林涉嫌合同诈骗案中。

公告称,金力泰于2020年12月14日披露了《关于海南自贸区大禾实业有限公司股东刘少林被刑事拘留的公告》(公告编号:2020-099)。公司近日从刘少林个人涉嫌合同诈骗案的被害单位华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获悉,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了对刘少林实施逮捕。目前,该案件已经侦查终结,检察机关正式受理并对案件审查起诉。

在5月12日,张岚因年报未签名回复证券所问询的公告中,证券所第二个问题同样是刘少林涉嫌合同诈骗事宜进展情况的问询。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从这份公告和此前的公告来看,被披露为金力泰实控人的刘少林从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且自始至终未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当前金力泰的董事会人员构成以涂料行业专业人士和投行人士为主。如担任公司董事长的景总法,曾任凯柏立邦汽车涂料(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施斌、汤洋两名非独立董事,则分别曾任职于长城证券、国金证券。

在此公告之前,金力泰在过去一年时间里表现非常抢眼,2020年6月1日至2021年6月上旬,金力泰股价涨幅为215.46%,最大上涨幅度更是高达311.86%,区间累计换手率1322.29%。

从披露的股东信息来看,益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盈嘉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疑似金力泰股价翻倍的推手。不过,随着配资公司负责人李跃宗被上海浦东警方控制,金力泰的股价亦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

伴随金力泰股价诡异般上涨,疑似因为“收购股权肯定是想赚钱,金力泰股票涨了,就有人想来分一杯羹,弄得我们家破人亡还不满足。”4月7日,金力泰实控人刘少林的亲属,因刘少林涉嫌合同诈骗被刑事拘留,而向媒体举报称: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经侦民警许某参与上市公司金力泰股权纠纷,许某在“胁迫”股东签下股权代持协议后,又变身协议担保人。

接到举报后,上海市公安机关组成专案组进行了调查,目前已证实许某持有金力泰股票,且以警察身份参与股权纠纷。

至此,刘少林是否是金力泰实际的股权持有人,还是另有其人,引起多方关注。

“白菜价”拿下的金力泰真不是“馅饼”

时间追溯至2019年11月12日。

大禾实业与华锦公司签订《宁夏华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收购了宁夏华锦100%的股权。协议签订后,宁夏华锦的股东从华锦公司变更为大禾实业。

相比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10亿拿下金力泰控制权,大禾实业此番仅仅掏出5.07亿元便拿到了金力泰的控制权,简直拿了个“白菜价”。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金力泰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股权转让过户完成暨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宁夏华锦持有公司7256.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5.43%,同时公司股东吴国政已将其持有的4.54%上市公司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授权给宁夏华锦行使,因此,宁夏华锦合计持有公司19.97%股权,同时,确认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刘少林,刘少林100%占股的大禾实业成为金力泰最大的股东。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2019年11月,金力泰发布公告称,刘少林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而此时的金力泰管理层似乎也极不稳定,2018年3月, 原金力泰公司董事长WuYichao辞职,2019年5月,原金力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潘恺辞职,董事长换了两任,其他财务总监等高管也变更过多次。

中外涂料网注意到,2019年11月21日、29日,金力泰董事会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称,本次股权转让系出让方华锦公司和受让方大禾实业正常商业谈判沟通确定,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本次股权转让不存在任何争议或潜在纠纷,更不存在任何代持情况。

完成收购后,金力泰股价一路飙升。收购前,约为5元/股,收购后曾高达24元/股,意味着9393万股股票,从4.6亿涨到了最高22亿多。

但随着刘少林涉嫌合同诈骗被刑事拘留,刘少林亲属举报经侦民警许某“胁迫”股东签下股权代持协议,刘少林究竟是代持,还是有利益方在幕后操纵,金力泰股权之争迷雾重重。

关于股权转让,据界面新闻的报道称:刘少林的一方人士回应,“关于股权的确权按照法定需要法院审理认定。”并明确否认他们参与到了市值管理。

围绕金力泰控制权的问题,华锦资产与刘少林亦出现了激烈的冲突。

根据刘少林亲属回应文档显示,华锦资产幕后的杜某、裴某等人看中了刘少林的经济实力及良好的市场声誉,符合接盘人的条件,双方展开了合作。

据重庆商报的报道称,合作之初,在当时金力泰股票每股5.3元的基础上溢价30%,以每股6.98元收购;购买者必须有实力保证其最终能支付股权转让款;购买者还要能继续履行华锦公司增持5%到10%的原承诺。因需要溢价收购且股权转让时间急迫,当时并没有足够现金流的刘少林并没有同意收购这一方案。

然而,杜某和裴某提出,刘少林可以先拿出5100万元作为股转启动资金,由裴某和杜某配合刘少林做相关财务处理,先让股权转让款账面上与股转协议上的支付方式保持一致,股权转让款等刘少林有钱后可慢慢支付。于是,刘少林同意以大禾实业收购金力泰股份。

当时,刘少林与裴某、杜某关系融洽,双方对合作方式、利润分配等关键性问题并无确定性书面文件,完全是靠交情和信任做事,但后期股价上涨后,双方对进一步合作的细节产生意见分歧,导致形成了股权纠纷。

据上游新闻的报道称,2020年10月17日、18日许某与刘少林谈话录音显示,许某自称代表裴某和杜某,与刘少林沟通倒签协议的事情,并一再要求刘少林表态。“主要是忌惮许某是警方人员的身份,2020年10月18日,刘少林与裴某倒签了代持协议,从大股东变成了股权代持人。”刘少林的亲属说。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2020年10月18日,许某以承诺人身份签订了《承诺书》作为刘少林和裴某的担保人。

《股权代持协议》显示,裴某因特定经济行为收购大禾实业100%股权,为简化大禾实业股权结构,裴某委托刘少林代替其持有大禾实业100%的股权;在代持期间,裴某享有大禾公司100%的股权收益及处分权利。刘少林作为名义持股人,在大禾实业股东名册及其公司登记材料中记载为大禾实业的股东。代持协议上标注的签订日期为2019年11月12日,与实际签订时间相差一年多。

据悉,刘少林彻底交出金力泰股权后,金力泰更换了法务负责人。2020年底,检察官出身的王某,经许某推荐,成为了金力泰的法务。刘少林亲属称,金力泰新上任的法务王某,即是举报刘少林合同诈骗的报案人。

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

2020年12月11日,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将刘少林刑事拘留,2021年初批准逮捕。合同诈骗的事由,即是刘少林参与的金力泰股权收购事项。

无论金力泰副总裁张岚是否引咎辞职,还是卷入股权之争,甚至6月9日的马大哈公告,都已经不太重要。金力泰要做的,可能应该是积极回应,一一解开公众的质疑,处理好各项事务,斩断理还乱的束缚,轻装上阵,才能提振市场信心!

文章来源:中外涂料网          责任编辑:雷达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