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届金漆奖

富思特新材料郭祥恩:建筑涂企迷思

富思特新材料郭祥恩:建筑涂企迷思

近年来,房地产像一个畸形巨兽,一路狂奔把整个相关领域拖进了深渊。又像一个贪婪的吸血虫,把房地产劳务和材料供应企业多年来的经营积淀吸干榨净;像拧毛巾一样,拧坏了一条再换一条,可悲的是这些供应链企业尤其是涂企很卑微谦恭的争先恐后的被拧坏,被吸干。

机会红利和资源红利消失殆尽,市场环境纷繁复杂。化工原料涨价、房地产暴雷、疫情蔓延,资本实力雄厚的涂企挥起扫荡同行的三板斧“拼价格、拼账期、拼资金换市场”,在建筑涂料市场掀起一片蛮烟瘴雾。涂企们陶醉于一次或几次虚幻的胜利中忘乎所以,登上房地产失衡的快车。使得危机在蛮烟瘴雾中幻化为饕餮盛宴。人们在大众的非理性盲从中失去判断力,争先恐后,奋不顾身为房地产商充当祭品。涂料卖不过一瓶矿泉水的价格。涂企还不如搬运工,搬运工尚能获得劳务费,而涂企则要倒贴。导致行业凋敝、企业衰微、员工惶顾。

也许,大家幻想着当年的家电业价格大战,促进了行业大洗牌,使一些企业脱颖而出,岁月静好的享受寡头垄断带来的红利。消灭竞品,独步江湖。可惜时势异也,道、天、地、将、法异也。2B领域的建筑涂料,其产品和服务定制化程度很强,对经营资源的消耗非常严重,快速发展受制于中后台的支撑力,因此期待建涂的规模优势犹如缘木求鱼。

单纯追求业绩是不顾一切的疯狂,单纯追求利润必然透支未来,没有现金流的订单只会饮鸩止渴。好胜心盖过了初心,狂奔的发展模式必然种下隐患,内部体系提升跟不上规模扩张,就像灵魂跟不上脚步。资本是企业发展的助力器和兴奋剂,使得在一路狂奔的快感中忘却了刹车的位置。一边过着今天的瘾,一边给自己埋着明天的雷。有道是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人乎?

柯林斯在《基业长青》中推崇注重自我改进,而不是把对手当作最终目标的公司。有些企业认为竞争就是为了打败竞争对手,这绝对是错误的。用征服的方式最后得到的都是价值牺牲,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最后自己也没法胜利。尤其是能量不够就想去征服别人最后肯定牺牲的是自己。

战争史的教训是,过于陷于局部的争夺,反而会失去对全局的把握能力。用对抗的思维去处理事情,即使赢了,往往面对的也是残局。在建涂市场一片红海的态势下,客户订单即使夺来,也得不偿失。竞争究竟是竞还是争?竞,实际上就是大家在不同赛道上做增量;争,实际上就是零和游戏,企业做零和游戏很容易搞混是在理性竞争或是在感性自杀。

过于关注对手,眼光就会被对手限制。太强的竞争与敌对意识会限制人们的视野和格局,影响大家的判断、思考及策略选择,陷于跟对手较劲的死结中不可自拔。真个是活得可怜,死得悲哀。在内资涂企沉浸于争喧豗的激动中,立邦已于无声处实施着自己的产品结构建设和产业布局。许多人的失败在于在湖里扑腾得太久,始终没看过海的容量。

市场函数正在发生变化。高质量发展和科技创新成为多重约束下求最优解的不二路径。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成长的企业。积极构建新发展格局,顺应时代经营逻辑,克服企业发展不足,提升自身素养,回归企业经营的常识、常规、常理、常态,让企业更强更优。追求有利润的收入和有现金流的利润,不追求规模最大化。卖产品,卖服务,建生态。始于需求,终于满意。

稻盛和夫说:定价即经营。定价定生死。成功的营销是用产品证明自己的价格,平庸的营销则是用价格证明自己的产品。任何形式的价格战只能使自己成为殉道者。用一张昨天的旧地图找不到明天的新大陆,祭起丈二长矛打不赢现代的战争。德鲁克说过,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规模大就强是一个伪命题。

古人云,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同时还告诫我们,“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不硬碰、巧转身、换思路、开新局。呼吁涂料行业团结起来,放下纷争,放下喧嚣,限产稳价,让行业走向良性竞合,共建共赢生态。如此,则行业幸甚、企业幸甚、员工幸甚。何故以己之私快而置行业、企业、员工于不顾耶?

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信夫!

(应中国国际涂料大会组委会邀约,略有感慨,因以成文,期商榷于方家)

文章来源:富思特         责任编辑:陆虎

(0)
上一篇 2022-03-30 16:51
下一篇 2022-03-30 17:00
中外涂料网多媒体直播平台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