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届金漆奖榜单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说色,是说色的名称,或者颜色词。

我们知道乾隆色谱、大唐盛色,都是基于那些颜色词。这些表示颜色的名词,构成我们语言和意识中的色彩世界,千百年来,我们不但传承建筑、器物、服饰、绘画等物质的颜色载体,也传承语言和意识的颜色载体。无论物质,还是语言和意识,都是中国文化的沉淀和精髓,让它们活下去是文化传承的要义。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画珐琅花卉三足熏炉(清)

云 门 C40M5Y10K0 R162G210B226

天地始肃之起色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杜注《左传》云“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也”。故云门又称承云,为承受祥云福佑之意,周代制礼作乐时将《云门》列为“六乐”之首,用以祭祀天神。《云门》依凤凰之鸣分为十二音阶,歌颂黄帝“大施天下之道而行”。庾信《枯树赋》曰“声含嶰谷,曲抱《云门》”。杜甫《忆昔二首》咏“宫中圣人奏云门,天下朋友皆胶漆”。元结《云门》曰“云门,轩辕氏之乐歌也,其义盖言云之出,润益万物,如帝之德,无所不施”。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西 子 C50M10Y20K0 R135G192B202

天地始肃之承色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近代有西湖色、西湖水、西湖光等色名。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咏“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此色最合心意的文字当属白居易《春题湖上》:“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碧毯线头抽早稻,青罗裙带展新蒲。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吴文英《西子妆慢·湖上清明薄游》咏“流水麹尘,艳阳醅酒,画舸游情如雾”。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天水碧C65M20Y30K0 R90G164B174

天地始肃之转色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五国故事》载“天水碧,因煜之内人染碧,夕露于中庭,为露所染,其色特好,遂名之”。《宋史·李煜》载“又煜之妓妾尝染碧,经夕未收,会露下,其色愈鲜明,煜爱之。自是宫中竞收露水,染碧以衣之,谓之‘天水碧’”。欧阳修《渔家傲》咏“夜雨染成天水碧,朝阳借出胭脂色,欲落又开人共惜”。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咏“天水碧,染就一江秋色。鳌戴云山龙起蛰,快风吹海立”。陈允平《香奁体》咏“袂飘天水碧,裙溅郁金黄”。刘因《蔷薇》咏“色染女真黄,露凝天水碧”。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法 翠C80M30Y40K0 R16G139B150

天地始肃之合色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又称孔雀绿、吉翠,翠蓝透亮之瓷色。《南窑笔记》载“法蓝、法翠二色,旧惟成窑有,翡翠最佳。本朝有陶司马驻昌南传此二,,,色,云出自山东琉璃窑也。其制,用涩胎上色,复入窑烧成者,用石末、铜花、牙硝为法翠,加入青料为法蓝”。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一品迪邦处暑之色彩(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三)

文章来源: 一品迪邦          责任编辑:路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