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外涂料网! [收藏本站]
首页 > 产品 > 家具涂料 > 正文

超百亿涂装大佬齐聚第11届金漆奖,这是要搞事情?

http://www.27580.cn 来源:中外涂料网 婧子 艾智    2020-07-07 08:02:04
   如今,卖产品已经不再是建筑涂装公司的主流,服务才是未来的核心。有远见的涂料公司正在努力转型成为工程全案服务商。不管是国家基础建设,还是房地产的发展,都离不开建筑涂装公司的辛勤付出。

   作为建筑的美容师,建筑涂装公司很多时候却得不到房地产商的待见。那么,他们该如何深度融合,借势借力,打造有价值的品牌,做强做大呢?承压前行的涂装公司群体,又如何在激烈的市场波动下保持渠道的稳固畅通,找到最优的解决方案?这几位涂装大佬有话要说。

   2020年6月28日-30日,第十一届金漆奖暨2020中国涂料经销商峰会在广东佛山高明碧桂园凤凰酒店隆重举行,会上举行的建筑涂装论坛更是精彩纷呈,引起激烈的讨论。



   本次论坛,第十一届金漆奖组委会特邀中国头部涂装企业大佬参与,七彩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李敖、深圳油漆堡涂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全、广州市富斯特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邓琨怀、佛山市顺德区佳涂乐恒融建筑装饰有限公司运营中心总经理王理军、湛江市雅海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华斌几位嘉宾围绕《建筑涂装公司如何借势借力做强做大?》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论坛由涂料行业“泰斗式人物”施青林担任主持。

   施青林:今天上午几位老师用非常“暴力”的演说在很短时间内把最浓缩的信息从天上贯下来,所以今天下午我有一个感觉就是很开脑洞,确实是打开了一个新的视野,尤其是孟总的讲话确实打开了未来产业互联是那么一种玩法,我自己当时的感受,我已经在这一切新事物面前做一个过客或者做一个看客,我只能到这儿了,让我投身其中,真的是不可能了,且不说能力,心气都没有了。接下来的这一轮论坛正好都是企业,上一个论坛我们谈经销商,这一轮论坛谈企业,我们看一看下面的5位嘉宾,他们对于今天上午所谈到的“暴力”、产业互联、一切业务数据化、一切数据业务化,也有自己的想法。


著名咨询专家施青林

   第一个话题,首先请大家分析一下,建筑涂装市场目前到底有多大?未来5年有可能多大?这个话题要说简单也简单,两个数据,要说复杂也可能比较复杂,这个话题先请陈总,请您谈一下建筑涂装市场目前多大,未来5年多大?

   陈华斌:我认为建材行业这5年的发展挺感触的,中国化的建设推动了乡村建设,未来5年中国的建材行业发展可能是大有所为的。因为现在城市一体化乡村改造大大推动了建材行业的销售额,加上今年的疫情,现在国外也好,国内也好,大部分人都存在一种比较迷惘的感觉,国外疫情现在这么严重,很多人想回到国内发展或者居住,这也大大推动了未来5年的城市发展,也加大了经销商的利润空间。


湛江市雅海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华斌

   施青林:未来建筑涂装市场你估计有多大?有没有具体的数字,建筑涂料的涂装市场。

   邓琨怀:我上次跟一班老总聊天,建筑涂料的产值2019年是900亿,涂装这一块的产值应该是2倍以上,保守应该是2000亿,如果加上保温至少是3000亿以上的规模。2019年建筑总产值24万亿,涂装总体量只占到整个建筑市场的1%左右,涂料+保温大概是3000亿。

   李敖:我想通过另外一个角度谈一下建筑涂装市场有多么大。因为我们这个行业属于碎片化的市场,国家统计局不可能去统计,它隐藏在整个中国的建筑业。中国现在每年的开发量且不说,我先说一下存量市场。存量市场就是现象说的旧楼翻新,我对这个板块非常重视。我们国家存量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应该有500亿—600亿平方米的建筑面积,这些建筑面积都是在90年代以后大量高效能的建筑,那时候刚刚是初期,对外墙涂料也不太讲究。到现在为止经过20年的时间,这些楼可以说面目全非了,去年国家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把老旧小区改造作为下一步的重点。我先不要说每年新楼的开发量,光旧楼翻新的这个市场,这个还不算农村的自建房,因为农村的房子不好统计,光是在建的项目存量就有600亿平方米,外墙涂料占到整个建筑面积的75%—80%,这个量相当大,大到不能算了。今年建筑部副部长曾经提到,去年我们国家旧楼翻新小区4.5万个,今年要达到9万个,明年、后年还要增加。刚才邓总讲的是新楼市场,我说的是翻新,这个市场充满生机。随着生活水平的,下一步就是舒适,就要做节能改造,包括涂装。

   施青林:李总的估计在存量这一块,邓总的估计有一个准确数字,3000亿左右,也就是说,建筑涂料涂装这一块市场非常大,存量也好,增量也好,市场非常大,可以容纳很多很多人进来的一个养大笼的大池子。这个数据也确实很难拿出一个很权威的准确数据,我们谈一谈下一个话题,建筑涂装它是整个建筑装饰行业的一个细分领域,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上市的涂装公司,涂料厂有上市的,但是涂装企业还没有见到上市的,你们是不是觉得涂装公司在专业化、品牌化方面还没有达到上市的标准和要求?如果说现在一个涂装公司想要上市,还有哪些挑战?还有哪些问题?因为涂装公司给我或者某些行业外的人士感觉现场管理乱轰轰,脏脏的,到处都是水,就是这种感觉。

   邓琨怀:我先介绍一下,我是广州富斯特邓总,我们公司也一直是做涂装,就是外墙保温涂料+地坪。刚才主持人讲的这个问题,我刚才也说过,我们这个行业市场这么大,3000亿,但是目前我们这个行业,包括我们的头部企业,事实上都没有一家突破50亿,就是说我们还没有1家占的比例超过2%,所以未来有很大的空间。

   现在也面临一些挑战,我从两个方面来阐述,第一,涂装公司从外部面临一些挑战。首先是目前的形势,特别是房地产的形势,国家调控,坚持“房住不炒”,我们的开发商抓成本,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个怪象,我们做涂装,我们是没有定价权的,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个说法,卖布的把做衣服的权利给剥夺了,现在厂家集采,我们来落地,变成现在我们没有定价权,我们的市场价格非常低、非常透明,而且房地产这个产业所有的招采都非常专业,他们都给我们算好了,给你做给你5个点、10个点还是算好了,所以第一个挑战是价格透明化。第二个挑战,开发区都是缺钱缺地。


广州市富斯特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邓琨怀

   企业内部的挑战有三个,我们要做体量,这就需要团队,对人才的管理要求比较高,要业务、要采购、要资料,需要有一个团队,对这个团队管理非常有难度。第二个挑战,涂装敏感度比较低,都是劳务为主,我们招一个人过来做外墙,但是做外墙这个行业有安全隐患,比较辛苦,日晒雨淋的,所以工人特别难招。现在政府甲方对管控也很严格,比如很多工地要求55岁以上的工人不能进入工地,60后、70后为主的劳务资源越来越少。第三个是资金。我们的上游甲方动不动给我们杀价,价格就是5个点、10个点的利润,还给我们抵房。

   施青林:涂装公司目前这样一种现状之下,我们在专业化和品牌化方面是不是还可以有一些可以作为的东西?

   王理军:首先感谢主持人施总,大会组委会给到我们小组是这样的题目,为什么涂装上市企业这么难?涂装施工企业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到?当时我看上去一个命题好像上市就是来了春天。我是这样的,上市作为每个施工公司都非常渴望,但上市只是一个融资的手段,不是说上市就来到了春天,所以战略上藐视它,战术上重视它。上市最大是解决企业的融资问题,但是企业融资有非常多种方式,上市之前我们可以有银行贷款,可以有跟投、众筹,可以有产业基金,可以有VC、PE,这些家涂企业都在做很多探索,比如今年疫情最困难期间银行主动伸出援手,不用任何抵押给我们易行贷,包括VC、PE、产业基金现在也在跟我们接触,所以首先上市在战略上我们应该可以藐视它。但是战术上要重视它。



   施青林:重视跟专业化、品牌化有关系吗?

   王理军:有关系。在我没有详细介绍我们企业之前,大家对我们的企业第一印象一定是包工头,开着好豪车,白天吃吃喝喝。其实不是,我们行业可以催生非常多的创新应用。举一个例子,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现在的建筑工人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了40岁,大家都在哀叹这个行业再过10年怎么办?反过来这是一个危,也是一个机,这里可能会催生出产业互联、新的技术、新的施工,在这里科技应用会越来越强,这本身对专业化、品牌化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另外对于资本界我们要体现出一个形象,我们一定还要透明、可靠,我们要改变掉施工安全、跑冒滴漏等等的影响,只要我们修炼好内功,我们整个建筑涂装市场有多大,在这么一个大好的大市场等着我们的情况下,一定会有很多绣球抛过来。

   施青林:陈总,你作为二代对上市这个问题怎么看?

   陈华斌:上市现在对于我来说还是比较遥远,因为大家做企业的话,心里面也就是有一个上市的梦想,如何做到上市,这个过程比较艰苦。我也是从我父亲那一代经营过来的,我也看到他那一代的艰辛。现在我们这一代人所做的,要创新前一代遗留下来的巨大财富,同时扩大自己的思维,看一看整个市场的运作模式是怎么样的。上市这个问题对于我现状来说还是比较遥远,但是我也相信我可以在我父亲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以做到上市,这是我的初心。

   施青林:就是说你虽然觉得遥远,但是你还是要去努力争取的。下一个话题,目前在涂装这个领域里头是这样一个趋势,涂料生产商、涂料经销商正在向着涂装服务商这个方向来转化,于是原有的涂装服务商或者涂装公司就会遇到有人进来跟你们融合的这样一种趋势,在这样一种趋势下,有没有什么比如说矛盾之处?另外,怎么样看这样一种融合的趋势?因为对于涂料厂和涂料经销商来说,他们觉得现在不玩涂料已经没路了,一定要玩了,你们原来就在涂装领域,这个问题5位都要谈一谈,先从陈总开始。

   陈全:其实这个话题我是这么理解的,这个话题,一个开涂料店的怎么样去做包工头,开涂料店的跟包工头有什么关系,我觉得这是两个体系。如果是开涂料店的,一定要去做包工头、做施工,这样一个初心我觉得必须要从管理上分开,两个部门来管理,要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在做施工这一块,我们现在面临的很多问题,包括劳务的问题和机械化施工的问题,产业化留存和绩效留存也是在涂装碰到的难点。


深圳油漆堡涂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全

   施青林:和他们前面说的困难正好合到一起了,前面说工人比较难找,大多数多少岁数了,你这儿说的也是机械化问题,其实也是一回事,我们做涂装的都感觉到现在愿意刮粒子、刷油漆的人已经没有年轻人了,等到这批老年人真的干不动的时候,这个行业真的不知道怎么样了。李总,涂装公司是这样的一个做法,涂料厂、涂料经销商也挤进来做涂装,你怎么看?

   李敖:我用《三国演义》里面的一句话,就是“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辩证地考虑,应该辩证地去谈。你要说开一个餐厅,再自己去养猪、种菜、酿红酒,这个事可能就不一定做得专,我还是认为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一些大的房地产商说某某涂料工厂已经中标了,我说还没有投标吧,因为我们是涂装施工企业,还没有投标他怎么就中标了?我说涂料这个价格谁来定?我们是施工企业,投标施工报价是我们报价,我们还没报,涂料厂和开发商价格已经定了,果然投标价格非常低,低到什么程度?没人做,很多项目就这样走了。我说好了,你们两家去玩吧。没有办法,最终涂料工厂和开发商还得要找我们。这个事情带来一个什么问题?如果从战略的角度去考虑,这个事情很大的一个涂料生产企业和很大的一个涂装公司可以联合,双方持有股权并购,做全部市场,但是今天是一个很小的涂料厂,经营量也不大,自己还要开涂装公司,因为涂装公司大家知道,它是有严格的资质要求的,比如说在山东,再外墙涂装两个施工资质,都是需要有安全生产许可证,监控非常严的,很多涂料生产企业可能卖这个涂料惯了,两条路子,一般涂料生产企业主管单位是化工局,而我们的涂装施工企业是建管局,两个关联性不大,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施青林:一个是专业性问题,专业做涂料就专业做涂料,专业做涂装就专业做涂装,谁也别到别处捞过界,这样对于涂装行业来说可能少了一些竞争者,甚至少了一些搅局者,在分的过程中间就看出来这个行业需要专业性。在合的这边实际上也是挡不住的,人家就要进来捞一下,像刚才陈总说的,你开店也要做涂装,你必须得有服务,甚至还提到服务如何管理的问题,比如没有人人力,是否考虑机械化施工的问题,人家也在专业性的基础上,在分的基础上考虑合也考虑多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可能会出现这个产业兴有必衰、衰久必兴的局面。邓总,简单谈一下,对于这个专业性和融合性,外面的涂料厂、涂料经销商进入到涂装这个行业里面来,您怎么看?

   邓琨怀:我觉得人合主要是针对涂料的经销商,他去做施工,我觉得应该主要考虑你是完善这个售后服务,让你的产品更好卖,我觉得应该关注这一点。我觉得经销商做涂料,也有利有弊,有利是做批发、做零售有现金流,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是从现在发展的趋势来说,我还是偏向于专业化,因为涂装刚才李总说了,需要机制,有安全隐患,有应收款风险,做工程这个行业是比较苦的,我觉得还是应该施工专业化。

   施青林:陈总,你作为二代现在也在掌舵了,你说一说对于这样一种状态,有感觉到竞争吗?

   陈华斌:其实我对专业融合有一些看法。专业可以在某个领域上做到精致、更专业和更有研究,在这个领域上可能他稍微努力一点会有大的发展,唯独的缺点是没有融合其他因素的话,可能也容易缺失一些机会。毕竟只做一个事情,没有任何辅助的东西帮助他做这个东西,他很容易就会损失一些机会。融合性的话,做融合有很多元素在里面,他可以让自己的企业在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沉淀,也可以有自己的社会地位也好,或者是带来经济效益也好,带来很多正面影响。但是缺点也有,如果在某个领域上做得不精的话,导致也算是一个二流或者三流的企业而已。做融合还是做精致都有优点和缺点,就看每个企业自己的看法。

   施青林:4位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考,我想到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回想一下,今天上午孟总说的那一番话,使我想起来这样一句话,如果说我们知道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就是说当低维度的人在思考苦无良策的时候,高维度的人已经准备做这个事情了。我们在思考的时候,孟总可能也在偷着发笑,将来大家全到我这个维度上来。我们在这儿思考的东西,如果说将来可能专业性也好,融合性也好,或者上市也好,不上市也好,这些问题统统未来用不多久,就会产业互联的平台上加以解决。我特别想问问王总,我想跟你对话,您有什么想法?

   王理军:我挺认同。如果先聚焦到我们这个微观的环境来说,我比较倾向于术业有专攻。我们说,三分涂料,七分施工,怎么解决这个大家有跨界冲动的问题?很简单,对于产业互联的方式,让各自在细分领域非常细分的人还能够彼此融合,最后还有钱做。


佛山市顺德区佳涂乐恒融建筑装饰有限公司运营中心总经理王理军

   施青林:自己活下来的根基是专业性,然后会有一个大平台出现,你在这个大平台里的价值实际上是你自己的专业性。第四个问题,以前涂料行业给人一个脏乱差的现象,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建筑涂装行业有没有自己的公认标准、国家标准?对于大家来说,是不是有标准之困?是没不标准的困惑,还是有标准的束缚?

   王理军:我讲我的观点之前,我先向大家报告一个事实。今年5月1日劳动节的那一天,中国中国涂装工业协会出台了一个标准,叫做《室外仿石涂料的施工及验收标准》,这个标准佳涂乐作为参与者之一,一起参与起草这样一个标准。通过这个事实,大家能够很清晰地知道我的观点。过去可能这个行业呈现一个非常分散,不是那么透明,不是那么规范,但是与其我们等着自上而下国家来帮我们制定标准,不如我们自下而上,我们在座的各位一起努力,我们一起来使这个行业变得越来越科学、越来越规范。

   施青林:这个标准已经出来了,富斯特也是大企业,总部在北京,现在您在广州这边工作,富斯特怎么看待标准这个问题?

   陈全:我们跟北京富斯特不是一个单位,我们是专业做涂装、做施工的。对于标准这个事情,我们也非常地关注,包括刚才王总说的,今年用共用料的标准、混凝土的标准都在做,我们也在期盼这个标准尽快出台。这个标准出台了,对我们的客户、对我们的开发商、对我们厂家大家才会达成共识,因为目前我们这个行业比较乱,包括开发商也说你们报的具体价都是你们报出来的,我们不知道最低价,大家没有一个参照,这是目前我们行业的一个痛点,缺乏标准。

   施青林:标准有的时候大企业希望标准高一点,他能拿得到,顺便利用标准淘汰一批标准。小企业希望标准低一点,佳涂乐在这一方面是怎么和思考的?

   陈全:我们在帮助起草制定这个标准的时候只有一条准则,对客户负责,站在客户的角度,如何使他们的价值最大化,我们没有考虑到我们涂装企业本身是一个大企业,还是说一个小企业,我们一起来推动这个行业进步,才是大家最多的追求。

   施青林:我想起来我也参加过一次标准讨论会,拜尔的代表提出来的标准相当高,国内的企业提出来的标准就说不能那么高,那么高整个中国的涂料企业就没得玩了,这其实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逐渐达到标准,逐渐改进,让标准越来越科学、越来越规范,甚至越来越高一点。

   李敖:七彩在全国有将近100家分公司,国家标准比较宏观一些,涂装标准是有的,是列入大的建筑总体里面,那个标准是非常笼统的。我们为了服务全国的分公司,制定大概20多个标准,首先是企业内部的标准,第二个层面中国料工业协会最近在编外墙旧楼翻新的标准,我们作为主办单位,已经开始做了。中国房地产协会要出一本《装饰保温一体化采购标准》,这个标准我们公司正在参与编制出版,明天下午召开最后一次论证会,就可以正式发布。第三个标准,我们正在参加中国建材工业协会涂装专业委员会,这个非常重要,关于建筑外墙材料的标准,现在投标价格低不能怪开发商,也不能怪分包企业,同样都是招标,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因为外墙涂料39元的和100多元的都属于合格工程,涂料检测也是合格的,首先是定额用量,甲方没有这个约定的话就出现价格的差异,现在还出现一些不刷面漆,这些东西在标准里都没有说,我们通过做这个标准分成一二三,一等是一级是4公斤半,二等、三等又是一个什么情况,这样招投标的时候甲方就选,一等大家多少按照4公斤半来算。我们公司作为发起人,最近刚刚成立了另一个协会,中国建筑节能协会的外墙涂装施工专业委员会,上个月刚刚批准,我们可能是一个会长单位,我们就有这个主动权,光从涂料这个问题解决很难,特别是北方区域做涂装之前必须先做保温,所以我们中国建筑节能协会入手,成立涂装施工专业委员会,已经申报了4个标准,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想我们的春天就会到来。


七彩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李敖

   施青林:国家标准太宏观了,为了客户的利益,企业有自己更严苛的标准,一些大企业也在牵头,在这方面有更多的推进工作,总体上来说是一个很好趋势。

   施青林:下一个问题,每位都要发言,你们各自目前遇到的痛点和对策。简单说,痛点、对策,从陈总开始。

   陈华斌:现阶段我们遇到的问题比较辣手,刷新这一块在我们这边三四线城市发展比较慢,很多客户有时候需求有时候听家装构思,有时候听师傅,对刷新这一块知识比较浅短,这一块一直是我们要改良的地方。现阶段刷新这一块我会加大人力和网络上的推广,在三四线城市加大力度,比如小程序、百度公司、某某网站推广,有比较明显的推广才能加大力度改造刷新这一块,因为刷新我们也弄了几年了,一直起不来,现在我们都是靠比较传统的模式,去做工程、做家装,我们的步伐相对几位大哥来说相对慢一点,这也是我一直想改变的。

   邓琨怀:说到痛点,我刚才发言也说了,挑战也相当于是痛点。结合我们企业的实际来说,现在面临的痛点,因为现在市场这么大,3000以市场,现在还有很大发展空间,特别是最近这两年在快速行业集中化,在洗牌,很明显的洗牌,包括佳涂乐都在快速扩张,快速占领市场份额,我们从2018年开始也在走这一条路,我们对外扩张成立分公司的时候也面临这个问题,怎么样有度地扩张,提高市场占有率,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痛点。

   李敖:全身都是痛点,但是我就说一个最要命的,我们这个行业的痛点,就是建筑的安全。我做建筑行业30多年了,可以说建筑行业非常大,建筑行业本身就是属于高危行业,而且我们这个外墙涂装又是高危行业中的高危行业,做土建工程起码有地面,建筑涂料没有做地面,除了地下车库地平企业没有安全事故,剩下的全是高空作业,一出事故就是要人命的。有些企业可能谈得很好,一出安全事故,这个企业就消失了,因为它带来的不仅仅是金钱的损失,还有情感、社会伦理、道德的问题,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痛点,我们国家交通有一个交交强险,强制的,但是建筑行业涂装行业这个险种保险行业也敬而远之,因为成本比较大,这方面应该有政府出面,把保监会叫过来,农民工兄弟全国的量这么大,他们的理由是什么?农民工做外墙一般周期比较短,长的也就三个月、两个月,短的十天半个月,但是这个痛点非常大,现在一个人要赔一百几十万的,关键是现在出现这样的问题以后还不能公开,因为工地上在抢工期,甲方要这个形象,不能走市场化的道路,出现外墙安全事故就像做小偷一样,处理完第二天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所以这是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痛点。



   施青林:说得非常深刻和透彻。

   王理军:刚才李总说的是安全的问题,我们这个行业痛点,还有一个恶意的竞争,投标的价格只有更低,没有最低,还有劳务的短缺,导致我们找不到劳务来做事。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自身要在成本精细化管理之外,还要提高材料的利润率,在保质保量的前提下,成本最小化才有竞争力。

   施青林:没人、没安全、没利润,都是痛点,王总说一说。

   王理军:我说一个很具体的我们企业今年遇到的一个新痛点。我们企业有一个DNA叫“技术佳涂乐”,高端仿石的施工,我们企业过去市场份额比较大,但是今年遇到一个痛点,随着疫情影响,大家对于经济的预期都下滑,前面有一位嘉宾说到的,要装修别墅的客户从三百万预算变成一百万,我们的甲方爸爸一夜之间对很高端、复杂的外墙施工效果要求降低了,但是注意,它是价格降低,不是最终面子上的降低。简单来说,如果我们企业以前做烧鹅,现在甲方爸爸要让我们做咸菜,但是要求咸菜做出烧鹅味,这是我们今天最大的痛点。

   施青林:我已经听到下面的笑声了,说到痛点这个问题的时候,台上台下有强烈的共鸣,大家都有很大的体会,总体上来说,还是管理的痛点,不管利润也好,不管安全也好,管质量也好,提高专业性也好,最终说到底还是管理的问题。我们的论坛到最后一个话题,建筑涂料企业未来将会一个什么样的趋势?各位有什么计划?好像想要知道你们的商业秘密一样的,每个人用一句话,这一句话说一说你对趋势的亮点,说一个计划。

   陈全:数字化趋势就是非常确定化的趋势,我们好好做数字化工程,让平凡人聚在一起能够做出伟大的事情。

   王理军:我们涂装行业要专业化和标准化,快速地进行整合,精致、快速地走出我们的春天。

   李敖:我先谈一谈趋势,我认为涂装行业尽管前面说到那么多问,踏遍山未老,风景这边读好,未来的涂装不是梦,中国进这么大体量市场,总得有人去做。我觉得未来涂装行业随着新一代的产业工人,新一代的产业工人绝对不是过去的普通的农民工,我上上周据了辽宁,盛河做数字劳务,在利用互联网平台做数字劳务,做得非常好,可能因为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碎片化的市场,大量农民工河南的到山东跑、山东的到四川跑、四川的到北京跑,农民工挣的钱全交给铁路局四了,有了数字劳务以后,可以把这些力量整合起来。



   邓琨怀:我觉得涂装的前景非常好,未来可能会出现集中化、标准化、一体化、装配化。集中化就是指未来头部企业上集采我觉得100个亿没问题,肯定会越来越集中化,洗牌。标准化,我们未来肯定有一个标准,这也是一个趋势。第三个是装配化。为什么?现在涂料要靠人工还是有缺陷,所以出现很多一体化板,我觉得也是一个趋势。

   施青林:再方便的话说不定没我们什么事了,工厂生产完以后现场一拼,我们就都回家抱孩子去了。

   邓琨怀:还有机械化,未来会大量使用机械喷涂,肯定往这个方向发展。

   陈华斌:这个问题应该我先说比较好,因为前面四位大哥把我的话都全部说完了。未来发展也是靠拢经济化和专业化,因为它会把很多小规模的小企业或者是不规范的企业全部淘汰掉,形成一个比较有专业化、经济化和系统化的企业,就是新生代,一个比较高能和高平台的模式会起来。

   施青林:最后的总结其实很好,未来实际上是一个集约化的过程,在集约化的过程间品牌的这种市场的集中度会空前提高,有些不规范的小企业出局。



   论坛上,几位大佬紧紧围绕行业形势、行业发展、未来战略,各抒己见。并在整合行业资源、优势互补、协同发展等相关话题上,达成了一定共识。此次论坛的成功举办,为建筑涂装行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责任编辑:雷达
(更多资讯请登录:中外涂料网 www.27580.cn)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金漆奖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