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外涂料网! [收藏本站]
首页 > 新闻 > 专题策划 > 正文

2016中国涂料十大关键词

http://www.27580.cn 来源:中外涂料网 记者:周长风    2017-01-06 08:15:55
    2016年,中国经济继续下行,增速继续放缓。

    在涂料行业这个小小的领域内,2016年所有的经济现象和关键词,都是在经济下行的经济环境和雾霾肆虐的生存环境下产生的,因此也直接或间接的打上了经济下行和雾霾的烙印。

    原料涨价



    有一个关键词贯穿着整个2016涂料行业,而且一直热度不减。那就是涨价。

    某些化工原料的涨价,甚至一定要用疯涨,方显描述得比较准确、贴切。

    受去产能和其它因素影响, 2016年来,化工原料、电子元件、包装印刷开始一路狂飙猛涨。

    在一片“涨、涨、涨“的狂潮之下,上游化工原料开始猛涨。 TDI从年初的1万/吨狂涨到5万/吨;国产金红石型钛白粉由年初9300元/吨涨到14000元/吨,业内人士还坚定的认为继续上涨;新戊二醇已由6000元/吨左右涨到了13800元/吨。与年初相比,市场售价涨幅超过了50%的品种相当多,很多品种涨幅高达一倍甚至超过一倍,例如顺丁橡胶、丙酮、丙烯、丁二烯、顺丁橡胶等。

    原材料疯涨之后,中间行业也开始跟着涨。

    在硬生生消化掉前几轮原纸疯狂上涨的压力后,包装印刷行业再也坚持不住,从10月开始出现略带报复性的上涨。

    再看涂料的下游家具行业,因海绵、木材和运输成本的大幅上涨,家具也开始上涨。

    原料疯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在企业内部实在消化不了的时候,有一部分涂料企业开始试探性地涨价了。但有一些大企业,依然没涨价,并因此增加了一些市场份额。

    1-11月,史上最严环保法袭来,罚款数额达7.5亿元,包括很多龙头企业在内的化工企业都受到不同程度地影响。

    但环保风暴好象一不小心将身居高位的化工原料价格暂时稳定住了。不过有涨就有跌,明年部分化工原料的价格,随时可能大幅下跌。一旦跌起来,可能比涨起来的势头还要猛烈。

    环保风暴



    今年底,中央环保督察工作全面启动,8个中央环保督察组,分赴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广东、广西、云南、宁夏等8个省区开展环保督察。

    仅以负责广东的第四环保督察组,在佛山的督察结果为例:

    今年11月28日至12月11日,佛山五区共出动执法人员11865人次,检查企业5323家(平均每天检查409.5家,执法效率相当高);督促整改企业637家,行政处罚立案68宗,关停企业793家,罚款348万元。

    1-11月,全国处罚环保案件罚款金额达7.5亿元,查封、扣押案件7413件,限产、停产案件4410件,移送行政拘留3274起,涉嫌犯罪移送公安机关案件1725起。

    看了以上数据,不环保罚破产,不达标别生产的感觉,应该有了吧。

    不仅如此,,此次负责广东的第四环保督察组在佛山期间,还破获环境涉刑案件9宗,向公安机关移送环境类涉刑案件11宗,刑拘5人,逮捕6人,移送起诉3人;公安部门带走问话91人。

    2016年4月,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在《长风点评涂料行业供给侧改革》文章里说过,供给侧改革过后 “未来的涂料市场,行业集中度会进一步提高。市场份额,会逐渐向价格较高、质量上乘、重视服务的高端涂料品牌集中……质次价廉的低端涂料和无证的、偷税的黑加工厂,将在供给侧改革中逐渐淡出或完美隐形。”

    中央这次环保督察行动,就是有意识地要让质次价廉的低端涂料和无证的、偷税的黑加工厂,在供给侧改革中逐渐淡出。

    雾霾



    “无辜的单号车已经被限行了,雾霾还是没有解决,这说明雾霾的罪魁祸手就是双号车,单号车是冤枉的。”

    “有人到北京,问我:为什么你们北京人那么牛?我默默的深吸一口气,笑着看了看他,他不服,硬要学我,也深吸了一口,享年26岁……”

    这只是两个民间关于雾霾的小段子,反映的是人们对雾霾的深恶痛绝的关注和无可奈何的自嘲。

    2015年6月18日,国家发改委、环境保护部、财政部印发了关于《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办法》的通知,截止2105年年底,已有北京、上海、湖南、江苏、安徽5个省级地区(含直辖市)正式发文试点开征VOC排污费。

    2016年,其他省级地区(含直辖市)也相继发布,截止11月份,已有另外12个省市正式试点开征VOC排污费,包括四川、天津、辽宁、浙江、河北、山东、山西、海南、湖北、福建、江西和云南等省市,北京还建立了雾霾红色预警机制,其实,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近年来的燃油升级、单双号限行、医疗、保健、环保事业快速发展、VOC治理、供给侧改革、转型升级、环保风暴、排污费改环保税、环保税法出台、数百个污染项目的淘汰关停、正在到来的中小型制造企业倒闭潮等等这一切,都与雾霾扯上了直接的或间接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认为,雾霾虽然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是这一切的导火索。

    在这一个十年,乃至下一个十年,雾霾经济对中国的影响,依然会是深远的。

    想当年,柴静的《穹顶之下》,虽然对雾霾的危害有些夸大和危言耸听,但对触发以向环保转型、收取排污费、消费税等为代表的雾霾经济,起到的作用绝对不可小觑。

    淘汰关闭



    前不久,浙江省深化供给侧改革结硕果,公布了淘汰关闭的涂料项目或企业。

    有意思的是,在被浙江省淘汰关闭的200余个项目或企业中,有40多个项目或企业是水性涂料。

    这让很多坚信水性是未来涂料行业唯一发展方向的人士和企业大跌眼镜。

    浙江省政府,此举再次印证了,2016年年6月,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在《供给侧改革后,家装漆会过渡到艺术化》文章中表达的观点,“供给侧改革就是国家在供给侧有意识地扶持那些针对高端市场的制造企业,有意识地去扫除一些产能落后的制造企业。”

    相对传统油漆而言,水性涂料更环保。惨遭淘汰关闭的这40多个项目或企业都涉及水性涂料,普遍规模比较小、技术水平一般般,产能以150吨到1000吨规模的居多,最小的20吨,最大的5000吨。

    稍微深究一下,不难发现,这40多个被浙江省淘汰关闭的水性涂料企业,已经处在国家供给侧改革要扫除的那些产能落后的制造企业之列。

    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认为,水性涂料也有产能落后的,油性涂料也有产能先进的。哪怕是相对环保的水性涂料,产能落后,也要淘汰。哪怕是相对不环保的油性涂料,产能先进,也要保护。

    至于那些挂着水性旗号,生产油性的,那些假水性、劣质水性,全是落后产能,必然在强制去产能的利剑下淘汰关闭。

    经济下行



    经济下行,是说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而不是说经济增长的下降。

    2016年8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报告了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时说,“当前我国经济稳定运行的基础还不牢固,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困难不可低估。从国际看,全球经济复苏不及预期,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抬头,地缘政治风险多点凸显等,都将对我国经济稳定运行造成干扰和影响。从国内看,新旧动能转换任务繁重,需求稳定增长的难度较大,区域分化现象还在发展,部分省份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加,金融、就业等领域潜在风险仍需高度重视。与此同时,促进农民增收难度加大,突发环境事件有所增加,安全生产形势较为严峻,防灾减灾救灾任务艰巨。”

    这是发改委从宏观的层面看待的经济下行,对涂料企业来说,经济下行主要表现为部分区域市场的萎缩和企业增长压力的变大。

    在经济下行中,企业增收困难,必然会从节约成本上做些文章,砍掉一些不必要的支出。最容易砍掉的就是安全、环保、推广等不会带来直接经济收益的业务板块。这些企业的心态就是,出了问题就算倒霉,不出问题就挺过去了。

    于是,2016年中国经济继续下行的时候,华北、华东、华南等地化工企业,安全事故频发。

    这种牺牲了环保和安全的落后产能,是一定要被国家供给侧改革这把利剑去产能的。

    供给侧改革



    2016年1月26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落实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改革开放过去三十年,我们经济总量低,所以一直过分强调GDP,强调需求侧改革,依赖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快速发展经济,甚至不惜以牺牲生存环境为代价。现在经济总量搞上去了,却被贴上了中低端制造、劣质便宜的中国制造标签。

    供给侧改革是解决需求侧改革实行过久造成的后遗症。

    以下是供给侧改革的官方解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前十几年,我们的国家一直在扩内需,也就是保增长,其实就是唯GDP论。这是中国抓住世界经济危机之机,想要迅速崛起所需要的,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所需要的。

    经过十几年的野蛮增长,中国的金融、资本、制造、服务、房地产等行业,残留着很多与目前经济总量硬件不相符的软件滞后问题,土壤、空气、水、植被等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中国制造在中低端的落后产能明显过剩,在高端的先进产能严重不足。涂料、钢材、水泥、光伏等多行业结构性产能过剩严重,该到了调整结构,修复过快增长留下的内伤和副作用的时候了。

    供给侧改革和转型升级只是手段。目的是把GDP由中低端制造产生的中国,过渡到GDP由中高端制造产生的中国。

    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认为,表面上看,供给侧改革是在通过提高行业门槛,强制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行业转型升级,推动企业提质增效,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市场消费结构升级,实际上也是国家有意通过供给侧改革,升级消费结构,将中国海外消费的庞大购买力,尽可能多地留在国内,以刺激内需,并修复治疗唯GDP论对行业造成的中低端产能过剩、环境严重破坏等副作用。

    转型升级



    转型升级中的“转型”,其核心是转变经济增长的“类型”,即把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低质量、低效益转为低投入、低消耗、低污染、高产出、高质量、高效益,是向环保转、智能化转、向高技术含量转、向高附加值转,而不是单纯的转行。

    转型升级中的“升级”,既包括产业之间的升级,由第一产业占比过大,向增加二、三产业的比重转,以提升合理的产业结构带来较高的产业附加值;也包括产业内的升级,即实现中国制造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智能化、高生产效率的中国智造转。

    中国正处在核心技术大面积爆发的前夜。中国的转型升级是产业结构的深层次调整,是由中低端制造,向高端制造转型的转型升级。

    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和十年前在东北老工业基地搞的结构调整,实际上是大同小异的,只是结构调整更侧重于过程,不问结果,有点像在全国大面积的供给侧改革前,在做的小范围试点。意在找到一个成熟的调整模型,发现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并找到解决办法和预防办法,以达到在全国推行供给侧改革时,能少走些弯路。

    转型升级强调了转型的过程,同时也强调了升级的结果,更侧重于结果,是以结果为导向的,中国的转型升级是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过渡的转型,它正处在人口红利消失、生产成本上升的转型期,叠加了向环保过渡、向自动化过渡的转型期,因此难度会更大,耗时会更长。

    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认为,这种转型是枯燥的、漫长的,需要一种实干精神来支撑。中国是无神论国家,政府重提工匠精神,是为中国制造稳定心神,去除中国制造业的浮躁和急功近利。

    工匠精神



    当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的理论,从雷军口中说出,又经过炒作后,涂料行业就再次兴起了营销热和投机热。

    雷军的本意是看清趋势,在趋势到来前,提前用产品布局,挣趋势的钱。结果被媒体误读成,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恰逢楼市利好,股市利好,制造企业发展缓慢。制造业老板们不淡定了,浮躁了。很多制造企业老板把资金从企业抽出来,投入楼市,投入股市,热衷于互联网等虚拟经济,结果是炒房、炒股的老板,比老老实实从事制造业的老板,挣钱还要多。在这种投机致富样板的吸引下,玩楼市、玩股市、玩风投、玩互联网的人多了,踏踏实实搞实业的人少了,这对中国经济是一种慢性毒药式的伤害。

    实业兴邦的道理谁都懂。美国两届总统都在采取一系列措施,要让美国制造业回归美国。中国的制造业老板,却在离开制造业,走向虚拟经济。有人说,中国不需要那么多马云,却需要更多的任正非、董明珠、曹碧华。

    2016年中国政府重提工匠精神,培育工匠精神,就是要培养更多的华为、格力、老干妈那样的中国制造品牌。

    2016是中国的中低端制造,向高端制造转型的转折年。今天的中国已经崛起,要将中低端制造为主的低附加值的经济结构,改造为高附加值的高端制造,谈何容易。

    尤其是在人口红利消失、企业成本上升的转型期,还叠加了向环保过渡的转型期和向自动化过渡的转型期,注定要淘汰大批思想老旧、产能落后的传统制造企业。

    这个时候,只有工匠精神,才能在思想上帮助中国经济渡过难关。

    涂料行业在这个敏感的当口,为更好地发展自己,为下游客户服务,用各种形式的涂装大赛诠释着涂料行业的工匠精神。

    展辰举办2016喷漆大赛、西北永新等企业开展喷漆大赛、华润杯第11届家具涂装设计大赛、嘉宝莉家具漆举行首届枪王争霸赛、致匠心微拍大赛展现家具人和涂料人的工匠精神,吸引了600多万人投票参与、中涂协举行的2016中国水性木器涂料涂装大赛和艺术涂装大赛……

    其实,工匠精神,也是企业家精神的一部分。

    收购布局



    一些企业在被淘汰的同时,一些企业收购扩张,在收复被淘汰企业剩下的市场份额。

    进入百亿体量后,立邦中国频频收购,用资本的力量快速布局。继收购了秀珀、欧龙之后,今年又收购了长润发。

    2016年9月7日,立邦中国与中国家具漆行业知名企业长润发涂料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携手推动中国家具漆市场的创新与发展。

    立邦中国入股长润发涂料集团后,股权比例将为6:4。立邦与长润发的战略合作将致力于探索大环境下家具漆品牌的可持续发展,以技术创新及服务体系完善驱动品牌发展,最终惠及广大的经销商与终端家具厂客户,为家具漆行业的长足发展注入无限可能。

    立邦不只在中国收购,还在美国收购。

    2016年底,日本立邦将以约700亿日元(5.95亿美元)购买美国邓恩-爱德华兹Dunn-Edwards涂料公司。日本最大的油漆生产商的收购预计在2017年3月初完成,它表明它准备加入在美国和欧洲油漆行业正在发生的一波整合。

    日本立邦预计3000亿日元用于收购,因为其达到1万亿日元的中期目标在合并销售。目前预计2016年合并销售额为4670亿日元。

    立邦不只在收购,还在建厂。

    在成都邛崃建厂,与成都长润发的厂形成协同,增加在西南市场的布局与产能。

    国内涂料企业也在布局,展辰新材料进军工业漆、在珠海展辰工厂奠基、在深圳,展辰大厦封顶,大宝成都项目签约。

    12月15日,阿克苏诺贝尔和巴斯夫同时宣布,阿克苏诺贝尔已经完成对巴斯夫全球工业涂料业务的收购,该项业务为建筑、家电、家具、风能和商业运输等行业提供支持。收购将加强阿克苏诺贝尔全球最大卷钢涂料供应商的领导地位。此项收购交易金额为4.75亿欧元,而巴斯夫工业涂料业务2015年销售额近3亿欧元。

    即使在产能过剩的中国涂料行业,也是一边有企业被淘汰关闭,一边有企业在收购,在建厂,在布局。

    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认为,这种涂料围城现象,说明涂料行业集中度和成熟度不高,各区域市场的发展不平衡,中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能不足的产业结构不合理。

    艺术涂料



    2014年中国涂料报主办的金漆奖在行业首设十大艺术涂料品牌评选以来,艺术涂料就越来越火了,成为各大颁奖盛典的必颁奖项。

    2015年,涂料行业不景气的时候,艺术涂料就被喻为下一个风口异军突起,成为各大品牌争相投入的焦点。

    等到了2016年底,嘉宝莉、巴德士、美涂士、三棵树、立邦、多乐士、华润、华隆等品牌,已经正式进入艺术涂料这个细分领域,加上专门从事艺术涂料的大正彩翼、格式、易涂得、基士博、瓦科等品牌,众多企业在艺术涂料领域聚焦、投入、布局、培训。艺术涂装大赛、艺术涂料嘉年华、大正彩翼、基士博等都进行了艺术涂装培训,并颁发培训证书。艺术涂料的专卖店也开始悄悄地布局,嘉宝莉已经布局的艺术质感涂料专卖店已达200多家。

    2016,在经济下行,原料上涨的时候,唯艺术涂料很火,虽然还没给老板带来太多物质上的回报。但艺术涂料的增长,给行业注入了很多正能量,也在产品结构上帮助企业缓解一点点原料带来的增长压力。

    虽然还远没到收割的季节,但大家都在艺术涂料领域为未来布局。艺术涂料能否发展起来,最最关键的节点在施工环节的服务,各大厂家通过培训、合作等各种方式,抢夺更多的施工师傅资源。

    中国的高端艺术涂料早早晚晚要实现自产自销,摆脱对国外的依赖,就现阶段而言,代理、战略合作和拿来主义,都是必不可少的学习借鉴过程。

    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认为,艺术涂料的市场离全面爆发还早。有些艺术涂料企业为了标榜自己的产品好,过分夸大了艺术涂料的艺术属性和艺术价值,正在将艺术涂料引向错误的方向。

    无论你再怎么宣传,艺术涂料的本质,仍是涂料,只是涂装之后的效果,多了几分艺术属性和附加值而已。艺术属性的强与弱,决定着它附加值的多与少,但它涂料的本质不会改变。中国涂料报主编周长风认为,艺术涂料需要回归到涂料的本质上来规范发展,而不是打着艺术的旗号到处招摇。

    只要大多数厂家还停留在用艺术的眼光,去炒作、去看待、去要求艺术涂料的阶段,艺术涂料的市场就不会有大面积爆发。



责任编辑:雷达
(更多资讯请登录:中外涂料网 www.27580.cn)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中国金漆奖

< >

TOP↑